文/青铜引

那夜,我正立在长案前,欲执笔作画。蓦地,一个翩跹的身影从窗边闪过,几滴墨汁落在纸间,星辰点点。

我抬头时,绯衣女子已经坐cz6342在窗栏上,轻轻晃着纤足,眨着慧黠的眼睛:“怎adexe手表样,我的武功不cqmpi错吧,比你的暗卫如何?”

我还未张口,潜在梁上的暗卫已悄然而下,锋利的刀尖直抵她的咽喉。

“你说呢?”我扬了扬嘴角,好奇多过调蔡亚珊侃。

“我在问你诶。”女子撅起粉唇,秀逸的容颜丝毫未见惧怕之色。

“你厉害,但你要如何证实呢?”我走上前,有些好笑地看着她倔强美丽的脸。

暗卫的眼神微微一变,我即刻察觉,不由轻轻皱起眉宇,自己确实好久未曾笑过了,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女子,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一般,将我心底的沉郁减轻了不少。

“断——”她得意地抬头,星辰般滢亮的眼眸凝视着我,简直能照亮我埋藏在心底的阴霾。

话音刚落,暗卫手中的利刃竟断作两截,暗卫吃了一惊,恐她要行刺,欲徒手将她擒住,她已一个旋身,站到范佳富了我身后:“承蒙二皇子看重,总不能让你失望呀。”

“退下吧。”我摆摆手,示意暗卫无妨,暗卫一脸困惑地走了,或许还以为她是我请来的高人,这嚣张王妃传皇宫里本就猜忌重重,他们护我是使命,并非真心。

“你从何而来?”我握住她纤细的手腕,倒也温暖,并不似奇怪异志中的妖(精)鬼(魅)。

“我叫‘逐愿’,名字便是因由。”她浅笑着,宛若烛光下绽放的石斛花。我曾见过生长在树干和岩石上的石斛花,妖/冶幽柔却任性倔强的美丽。

“逐愿……”我沉吟着:“我叫‘思然’,这两个名字是不是有什么意味。”

“自然有啊,你就好好深思吧。”她眨着眼睛,牵起我的手:“你想画下这座皇城对不对?为何不先俯瞰一下。”

她说完,已驿程出行经推开一旁的暗门,轻盈地爬上木梯,坐在宫顶等我。璀璨的琉璃瓦在月色下流光溢彩,却不及她绯色的衣裙和墨色的长发,在夜风中飞扬着,将秀逸的脸庞映衬得不可方物。

其实,她并不算绝色,也不够倾城,却莫名倾了我的心。父皇贪(恋)美,后宫有许多千娇百媚的嫔妃,美/艳(风)情、美国在线代理楚楚可人、端庄娴雅、妩(媚)撩人……都不及她任性的美丽和倔强的灵气。

“坐呀。”她巧笑倩兮,纤纤素手拍了拍一旁的琉璃瓦,示意我坐到她身边。

“你究竟是谁?”我坐到她身侧,直视着她清澈深邃的眸。

“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哦。”她双手抱膝,继续眨着慧黠的眼睛,却不是得意与调皮,而是一种略为不安的探寻。



“……我没有什么愿望。”我沉吟着,抬头望向灰暗的苍穹。

“是不是,想让那个女人得到报应?”微暖的柔荑轻轻抚上我紧握成拳的手。

我深吸了口气,脑海中满是母妃倒在茉莉花丛中的凄绝模样,御花园盛开的丛丛茉莉,曾是父皇对她的恩宠与殊荣,然而,他的新宠丹贵妃结束了这一切……若是结束母妃的受宠之路也罢了,那骄横的女人,还结束了母妃的生命。

“姐姐又来赏花啦,好好看看吧,明天就要全部拔除,种上妹妹最喜欢的牡丹了。毕竟茉莉太过平凡,在角落里待着便好,岂可频登大雅之堂?”

“是不是我母妃,太脆弱了……”我颓丧地闭上眼睛。

“当愿望破碎,注定要永远与残缺相伴,任谁都会绝望的吧。”她怅然叹息,清润的气息在我耳畔徜徉,宛若疏疏落落的柔风,晃动心弦。

我睁开昆山财政局会计之窗眼睛,见她也沙弗来学着我昂头的模样,惘然望着夜空,清透的眼眸变得有些迷离。

“怎么了,是不是害怕自己逐愿失败?”

“嗯。”布列斯特条约她轻应着,旋即又倔强地抬头:“我不会失败的,因为我不会停止追逐。算啦,还是说你的事吧,明天我会让彭学先你如愿哦。”

次日,是父皇的生辰,代掌后宫的丹贵妃精心筹备了一场华丽盛大的宫宴。妃嫔佳丽、皇子公主们在御花园饮酒赏花,言笑晏晏,琴瑟丝竹之音直拂云霄。

那片名贵的牡丹花丛也十分应景,绽放得格外娇(艳)绚烂,绯红嫣红,似云霞似骄阳,漫延着近乎(妖)冶的明媚,整座御花园仿佛都烘托在了霞光之中。

“这些牡丹花开得真好,和丹姐姐一样,明(艳)动人,倾国倾城。”一个宫妃讨巧地赞叹着,然而她话音未落,唇边的笑容便凝滞了。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那绚烂的花丛若燃火一般,大片大片的倾倒,诡(艳)的红光之后,落成了永远的灰烬——

“天降异象,必助冤魂索命。”年老的女官发出一声哀叹。

丹贵妃脸色惨白,手中的酒杯掉落,暗红的蒲桃酒洒在父陶迪季尧皇的龙袍上,宛若一抹鬼血。

深夜,我打开窗,逐愿被夜风吹起的衣袖遮住了我的眼睛,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云。

“逐愿,你并未让我如愿。”我透过绯色轻纱,抬头望天,灰暗的苍穹添了一抹暖光。

“不论她们遭怎样的报应,我的母妃都已经去世。心,依旧空茫难受。母妃是我在这深冷的皇宫中,唯一的亲人。”

她转过身,轻轻拭去我脸上的泪痕:“对不起,让你这样难过……一年后,你会遇见一个女子,她会治好你的心伤,弥补你的残缺,圆满中材国际股吧你的人生。”

“难道不是你吗?”我扯着她的衣袖,怕她像风一样离开,就像她昨夜突然出现一样。

“相信我,你会深深爱上那个女子,因为她完美无瑕,是我最想成为的模样。”

“我不信。”我执拗地摇头,紧紧握住她的皓腕,怕她逃离,这个像迷一样出现的女子,眉间的清灵与倔强,让我留恋和向往。

“……我带你去看她,你就会相信了。”她犹豫了片刻,牵起我的爱嫂子手,穿过回廊,跑下长阶,月华倾泻而下,将我们的背影染上灼灼银光,我这一生,从未这般轻盈任性过。



她将我带到一家酒馆,仍像昨夜那般,并肩坐在房顶上,但不同的是,这次是拿开瓦片,往下看。

“你看,就肉文小说,诰命夫人,头皮疼是那个女子。”她指了指靠窗而坐的倩影,悄声道,脸上又出现了昨夜问我愿望时,那略为不安的探寻。

我低头看去,那女子背对着我们,一袭紫衣幽雅而潇洒,如墨的青丝用银冠松松束着,羊莹玉脂的柔荑举着银杯,对月而饮,只一个侧影,已是占尽(风)流。女子似乎察觉到我的目光,缓缓回身,我慌忙抬头,将脸对向幽蓝的夜空。

“为何不看她?”逐愿蹙起黛眉,眸中情愫纠结,郁闷中又带着点欣慰。

“既已和你相识,便不用再遇见她了。”

“你真觉得、我这么好吗?”逐愿苦笑着:“我不过沧海一粒沙,渺小得让人笑话。”

我诧异地看着她突然委顿惆怅的面容,一双眼眸宛若陷进深渊般黯然:“你不是说,永远不会停止逐愿吗?”

“是啊,在现实中受挫,便在梦中追逐。”她惋然笑着,脸颊贴上我的手臂:“思然,你是我的梦幻,我是你的幻梦,这场相遇,实在美丽。”

月华如水,载动着情思愁丝如波澜般摇曳,她枕着我的手臂沉沉睡去,我也疲倦地闭上了眼睛。朦胧中,仿佛听到她梦呓似的叹息:“思然,按我想的那样活下去吧……我们中,至少有一个圆满人生。”

逐愿消失了,我翻遍整座皇城,都没有问出一点下落。就连那天跟她过招的暗卫,都纳闷地看着我。

“二皇子,卑职从未见过你说的那个女子。”

就像她说的,她是我的幻梦。

可我还是不愿按她的想法活下去,我让暗卫查出那个紫衣女子是谁,多次避开了和她相见的机会。我骑着快马,疾驰在风里,去找那个清灵倔强的女子。她说她不会停止逐愿,我亦然。



终于,不知越过多少时光和尘埃,我走到了苍穹的尽头,那里,有逐愿的气息,浅淡却熟悉。

“这是什么?”

“别看,是我之前写的小说。”纤纤素手挡住了我的视线。

“小说?你还以为自己能当作家呀!”嘲讽的声音传来,我却无能为力。

“写着玩的。”她小声遮掩心情,轻轻拂落苍穹的尘埃,我又看到了离别那夜,她颓丧黯然的眼。

“逐愿、逐愿……”我竭力穿越异世之厨神幻兽师喊着,却连自己都听不见声音,对她来说更是一场虚无李沙晏子。

然而,她却似听见了一般,怔怔地望着我,一颗眼泪落了下来,我怅然立在泪湖之畔,莹莹水面上映着一行隽秀的字迹,那是她没写完的结局——

我害怕,多年后,自己终将家里为什么不能养双猫湮没在这红尘里,装作一个平常女子,走上正常的生活砂原惠轨道,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直至背离……

虽知是徒劳,我还是忍不住拔出长剑,对着苍穹一阵乱挥,即便不能进入她的世界,也要让她知道我真的存在,我的形象虽是幻梦,我的喜欢却是真情。

一阵惊雷乍响,天地如坠落般剧烈晃动,我睁开晕眩的眼睛,看见心心念念的身影俯身拾起掉落的书本,柔声道:“思然放心,我永远是你的逐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