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参加2000年的欧洲杯之前,齐达内刚刚在尤文图斯度过了一个出色的赛季。他的创造力和传球能力让人赞不绝口,尤其是他的传球,这种能力在电视节目中都很难看到,而在压力和强度如此之大的绿茵场上,这样的技术简直就是艺术的产物。尽管最终尤文图斯没有拿到意甲冠军,但齐达内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

在法国人身边,有皮耶罗和因扎吉的搭档,三人组成了老妇人恐怖的进攻组合。从8月到次年3月,尤文图斯在26场联赛中仅仅输掉了1场。然而,赛季末的崩盘让成功远离了那个赛季的斑马军团。他们在最后的8场联赛中输掉4场,在赛季的最后一天,球队客场不敌佩鲁贾,积分榜上被拉齐奥超越的同时也彻底宣告争冠失败。相信很多人还记得在大雨中进行的尤文图斯和佩鲁贾的比赛,当时的雨势很大,人们甚至怀疑球场的草坪能否保证这场左右冠军归属的对决可以正常进行。光头裁判科里纳还打着雨伞,进入球场测试足球在这样的环境中能否正常反弹和滚动,现场的官员和球员都在焦急地等待科里纳做出最终的决定。当然,悬着心的还有在另外一块场地上比赛的拉齐奥。最终科里纳认为比赛可以继续进行,佩鲁贾在这样的环境中击败了尤文图斯,斑马军团也两手空空地结束了这个赛季。

失去意甲冠军的滋味想必非常难受,但也正是这种感觉让齐达内在登上2000年欧洲杯的战场时增加了额外的动力。1998年世界杯决赛,齐达内用两个头球帮助法国战胜巴西,成功在本土登顶,因此在两年之后的欧洲杯上,高卢雄鸡依然是夺冠的大热门。作为世界杯冠军,法国队的上上下下都承担着很大的压力,小组赛首战面对丹麦,球队的表现就有些让人担心。作为1992年欧洲杯的冠军,丹麦深知赛前不被看好的好处,他们在比赛初段用反击威胁着法国队的球门,托马森的射门被巴特斯用腿挡出。布兰科在赛前总是喜欢亲吻巴特斯的光头,这也的确为球队带来了好运。至少在和丹麦那场比赛的开场阶段,虽然法国队的门前经常风声鹤唳,但他们在比分并没有陷入劣势。

10分钟之后,布兰科将球传给齐达内,齐祖在本方半场拿球之时,世界冠军似乎才真正踏上了2000年欧洲杯的舞台。此时的齐祖开始带球加速向前,并在和队友完成精妙的二过一之后甩掉了两名丹麦球员的防守。之后齐祖继续突破,相继过掉了丹麦的第四和第五名防守球员,情急之下,丹麦球员托夫丁只能将齐达内放倒,要知道,这已经是他在比赛中第三次被对手侵犯了。相比铲球凶悍,球风极具侵略性的托夫丁(此人曾在1999年6月因为斗殴而进过监狱),齐达内的跑动显得异常优雅,拿球举重若轻。法国的球迷更是高唱起了他们的核心的名字:“齐祖,齐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