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有举人之才”,父亲常常在说起狼的时候提起这一句古话。这虽不是赞叹,倒也很客观,狼的聪明才智确实非凡,并不是简单的凶狠狡诈。你想哇,古代普通人想当个秀才还不容易了,能够中个举人,那就很不得了啦!然而狼竟然具备举人一级的才智,足可以看出古人对它的敬畏。狼很善于分析判断,能够看出你有没有同伴,周围有没有援手;看出你是不是它的对手它的猎物它的菜,它能够通过恐吓、偷袭、围攻、穷追等不同的手段对付不同的人。最厉害的是,狼能够观察人的状态,读懂人的心理,如果你不怕它,它很少会招惹你,即使遇到了,它也会选择对它有利的地形和机会才进行试探;但如果你怕它,或者露出破绽了,它一定会看的一清二楚,就会故意拦路恐吓了。

北社村东面的小寨崖,与村庄仅仅一沟之隔。村人李某,平日胆子就不大,刚解放后的某日,他在田里多干了一会儿活,不小心天快黑下来了,麻麻眼了才赶紧急急慌慌往村里走,路上猛然跳出一只狼来,嘶牙咧嘴,堵住了去路。要知道这狼在平时,就跟狗一样,远远地看样子也没什么可怕。但是一旦狼呲起牙来,发起威来,那可是非常恐怖狰狞的面目!嘴唇上翻,尖牙外露,嘶呵有声,嘴角扯到耳根岔,脖子上的毛像钢针一样蓬然直竖,目露凶光,能夺人魂魄。胆小的人,真是会吓破胆的,这一点也不夸张!这猛然一吓,竟然让李某噤声了,张大了嘴巴想要喊人来救命,无奈任凭他死命的用劲,喉咙里也发不出半点声音来。想跑?可是自己那两条腿,却怎么也挪不动了!眼看那只狼就要向他扑来。就在这危急时刻,在他身后道路的拐弯处发出了一声咳嗽,有一位胆大的村民也正好晚归路过这里了,那狼看到又有人过来,觉得李某有了帮手,两个人对付它的话,它是不容易得手了,这才一跃而去。这位村民过来看他不动弹,问他,他也说不出话来;一扶,他瘫在了地上,才知道他被吓坏了。后来李某由于被狼吓得魂飞魄散,在家病了好长时间才缓过劲来。

人在遇到特别惊吓的时候会“禁声”,表象就是干吼却发不出声音来,无法呼救。因此我们老家自古有一条规矩,就是不准在吃饭的时候说跟狼有关的事情,不能提“狼”字,老人们说就是怕“禁声”了。

我父亲虽然胆大,也曾经遇到狼拦路过一回。一般情况下,狼也不主动袭击人,互相看到了,狼会远远的绕开,各干各的。可是在六十年代的一个初冬,我父亲白天在生产队上工,下了工才赶紧回家取上麻袋和沙耙子(一种搂树叶的农具),到涧东里去搂些树叶回家,储备起来冬天喂羊用。那天走得远了一些,回来比平常晚了一些,走到婆婆沟里的时候,突然让一只狼拦住了去路。那时候天已经黑了,狼的眼睛像是两只灯泡一样,盯着人不放。那天父亲搂的树叶子比较多,所以不像平常一样把沙耙子握在手里,而是把沙耙子插在了背上的麻袋外面,腾出两只手来用劲拽着捆麻袋的绳环,以减轻肩膀的负担,不想让狼看到了破绽,觉得你没有拿着武器,它想来碰碰运气呢。那只狼盯着人一动不动,父亲也紧盯着狼,也不敢妄动,互相僵持了好一段时间,感觉好像时空突然静止了似得,只有风,在冷冷的吹。

父亲背着麻袋和沙耙子,半弯着腰站在那里,心里想着如何赶紧脱困的办法。如果伸出一只手到背后去抽沙耙子的话,狼就会趁着你前后不能相顾的瞬间发动攻击,可是如果不拿耙子,赤手空拳,体力耗下去也不是狼的对手啊!坐下也不行,谁知道身后还有没有狼啊,一旦坐下,狼就居高临下发动攻击了!怎么办???能用什么武器自卫呢?石头?地上可能有,但不一定在你脚边。最重要的是,人跟狼对视着的眼睛不能移往别处,你的眼一旦移动,狼就会进攻。怎么办???情急之下,父亲一方面眼睛盯着狼不动,一方面缓缓的下蹲,腾出一只手来,触到路面,硬生生的从刚上冻的土地上抠起一块坷垃来,紧紧握在手中,又慢慢站起来,突然发一声喊,奋力向狼打去,那狼吃了一惊,跳了开去。大概它也觉得恐吓不住人,父亲又拿到了武器,它得不到便宜吧,哧溜一下,跑了。父亲这才缓缓转身,看看后面,没有狼眼闪烁,这才赶紧把沙耙子从捆着麻袋的绳子里抽出来握在手里当武器,快步回到家中。第二天早上,父亲的手指肿的很厉害,仔细一看,指甲缝都冒血了!跟朋友们再去昨晚遇到狼的路上试了试,地面冻得硬梆梆的,哪能抠动了!你想哇,一个普通人,能在上冻的土地上单凭手指抠起一块坷垃来,那是靠着什么样的意志才能做到啊!(作者 李生明,选自《擒狼捉狼面对狼——发生在我老家的真实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