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三言财经

作者|王白聿

“阿里离职女高管”后续还没完,当事人王晗又发声了。

这次,王晗发布第二封公开信,晒出自己的学位证书、离职申请、期权和股票等“证据”,逐一回复网上质疑。

“阿里女高管”再回应:晒离职申请、期权、学位证

今天,王晗微博更名为“阿里编外候补高管王晗”,再次发声,对网上所传“末位淘汰被裁”、“尬吹千万期权”、假学历、蹭合影等质疑进行逐一回复,并晒出自己的学位证书、离职申请、期权和股票等“证据”。

王晗在公开信中表示,跟陈亮不熟,只是因为数次工作上理念不一样发生争执,并且被怼了无数次,同时,网上所传“末位淘汰被裁”、“做微商”、“被真阿里高管打脸”、“吹牛逼没有度”、假学历、假照片、蹭合影等均不实。

王晗表示,自己从2008年加入公司至离开先后经历了阿里软件、淘宝网、阿里集团、阿里健康、蚂蚁金服等公司,带过业务,也做过后台事务工作。最高级别是阿里健康家庭医生事业部总经理(M4=P9)。

“一个211本科、北大MBA毕业、工作经验十五年、直接汇报给CEO的位置,请你去HR系统认真筛选一下,有多少能匹配?”

对于网传“被裁”与“虚构千万期权”,王晗称,“按照职业操守,即使离职了我也不应该发阿里内部信息截图。但看到如此多不实信息,我整个人透明、坦荡荡的扒开给你们看。”

王晗提供的“离职申请审批图”中显示,其于2018年6月9日提交辞职。而“蚂蚁金服期权图”显示,王晗在2014年3月和2017年5月被分别授予30000股和9000股期权。

王晗表示,“蚂蚁金服期权在我离职时必须由公司回购,当时的公允价是195元。假设我没有离职,3年后公允价翻到500元,那么我的损失就是:39000股*500元-已行权部分32000股*195元=1950万元-629万=1321万元。”证实自己此前所说“期权过千万”并非胡说。

此外,王晗还晒出了自己的本、硕学位证书,回应关于学历造假、专科考上研究生的质疑。

此外,王晗还晒出了自己产品检验报告、国家食药监局备案。

关于寡肽-1不合规的质疑,王晗表示,国家食药局的标准文档显示,寡肽-1收录于《已使用化妆品原料目录》,一般作为皮肤调理剂使用。

前同事帮腔:阿里对“高管”没严格定义

王晗在微博中还转发了认证为“MSN中国区副总经理”邓华北的微博。

资料显示,邓华北此前曾担任阿里健康网络医疗事业部总监,其也在微博中写道,“嫣云(王晗)是我在阿里健康的同事,当时她负责家庭医生业务板块,在这个岗位上她直接向阿里健康的CEO汇报工作。”

对于网上对“阿里高管”头衔该如何定义的争执,邓华北表示,“你们都没有错,错的是头衔。阿里内部并没有对“高管”做严格的定义,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级别可以称为‘高管’。”

“仅看P位,P10的人如果真的只是负责某个产品,而不是整块业务的负责人,似乎也不能算是“高管”,阿里内部把这类人称为‘高P’,意思是虽不是高管但也是很牛的人了。

那么,如果这个人既是P10,又是负责一大块业务板块的负责人,ta是不是就一定是‘高管’呢?按照网友们一般性的推测,大概率应该是吧。答案是未必,需要看看这个人是不是进了阿里的‘组织部’。 ”

邓华北还表示,阿里的“组织部”常年维持在300-400人的规模。但组织部之上还有“十八罗汉”。阿里的人也觉得仅仅用“高管”来称呼马老师和他的罗汉们,似乎没能完全体现他们的贡献与地位。 因此,“高管”一词在阿里显得有些尴尬。

最后,邓华北呼吁各位网友和阿里的同事们对像嫣云(王晗)这样的创业者多一些宽容和支持。

“嫣云(王晗)拿出来秀的、拿出来蹭的都是她认为值得尊敬和热爱的人与事。她没打算伤害谁,她只想卖点东西。不是吗?”

“阿里女高管”:阿里的热点蹭定了

王晗在公开信末尾写道,“在职场上,男性占据许多优势,我们女性非常不容易,尤其还需要兼顾事业和家庭的,谁不是一身毛病、人前风光人后憔悴。”

“我们创业者,是一个时常倍感孤独、没有安全感、需要极大的坚持、随时觉得会撑不下去的群族。我下定决心排除万难要创业了,我也没有奢求任何人给予我创业上的帮助、不奢望赞美与鼓励,但希望有更多的包容与理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现在这个时代,谁经得起扒?有些人今天可以扒我,未来可以看看谁又会被扒呢?”

王晗表示,“阿里的热点蹭定了。”

接下来,她还将发布第三封公开信,发布高管的工作职责是什么,怎么去蹭阿里的热点。

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谈谈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