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董少东 来源:

电视剧《十三省》的“省”究竟是读“醒”还是“省”并不能确定。不过,作“醒”之音时有“自省、觉醒”之意,更趋近于合理的解释,大多数人都采信此说。

西征先遣队

像很多闯关东的人一样,耿殿君成年后的营生是在汤原县的一个金矿淘金。“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侵占中国东北,耿殿君所在cf联想锋行黄金ak的金矿也被日寇掠夺去。1932年,耿殿君上山加入游击队,走上了抗日救国医见钟秦的道路。

汤原反日游击队在小兴安岭的深山密林中与日寇周旋、奋战,后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东北抗联第六军。耿殿君在作战中机智勇敢,曾先后任六军留守团团长、12团团长、教导团副官兼临时参谋长等职。

为跳出敌人的包围圈,东北抗日联军第1、2、3路军主力部队先后开始了抗联历史上最悲壮的征程——西征。打到1938年,三路联军在松嫩平原会师时,东北抗联的兵力已经由3万余人锐减到不足万人。耿殿君就菩提劫墨渊强吻少绾是在西征出发前接到了第3路军军长李兆麟委派的任务——作为先遣队秘密潜入三肇地区。

三肇新“绺子”

鉴于日寇“讨伐”的严峻形势和三肇地区抗联活动的薄弱,李兆麟要求耿殿君不能暴露自己的抗联身份,而是让他以另一种更具隐蔽效果的形象示人——胡子。

肇源博物馆研究员孙栋梁说,时至今日,肇源的一些老人在聊到当年的土匪孔明灯素材时,还会报出“三省”、“五省”的名号。“三省”就是耿殿君,“五省”则是他的亲弟弟耿殿臣。

潜入三肇地区后,先遣队先是到肇州永安村孙玉亭的家里落脚。在这里,他们举行了一个结义仪式。十三个人拜了把兄弟,并给自己的绺子取了个名字叫“十三省”。

在这里需要插一句,关于十三省的“省”究竟是读“醒”还是“省”并不能确定。不过,因为作“醒”之音时有“自省,觉醒”之意,更趋近于合理的解释,大多数人都采信此说。不过,伪满时期,东北被划为14个省,13个先遣队员以省为代号,对应沦陷国土,也未可知。

结拜之后,十三个人根据各自的使命,分散在三肇地区各自为战,或侦察敌情、联络消息,或发展抗日武装。这其中,真正拉起了绺子、形成队伍的,可能就是耿殿君兄弟,也就是后来名震一方的绺超级英雄,洗衣机维修,网游之邪龙逆天子“三省”。而对外,耿殿君始终没有暴露自己的抗联身份,而是通过“十三省”赤壁打滚官方正式版的联络,秘密地把这些武装力量组织成抗日救国会。

由于抗日救朴丽芬国会的组成十分复杂,有一些土匪恶习难改。耿殿君给自己的绺子定了规矩,大概就是不许对老百姓为非母女艺术照作歹。一个叫胜元的,不但抢老百姓,还把一个新媳妇给糟蹋了。结果被耿殿君抓起来,拉到苇塘里毙了。

“三省”既然以绺子作掩护身份,自然要做一些绺子才做的事,不过,他们的目标是日伪、汉奸。其中,一次针对汉奸商号的“绑票”行动,因为“五省”的牺爱股轩iguxuan牲而被人们所知。当时,在肇东有一个名叫“杂棉土”的商号,老板林锡山是一个大地主,与日伪关系密切。“三广银融投省”、“五省”带着绺子劫走了“杂棉土”的80头奶牛,然后通知林锡山用100万元(伪币)来赎。未曾想,林锡山假意答应,暗地里却花钱买通了日本讨伐队和另一支土匪武装“红枪会”,悄悄地包围周岭窝棚“三省”所在的一个废弃大院,发动了突然袭击。此战,“三省”的绺子有六七个人被日伪打死。“五省”耿殿臣的头被红枪会用铡刀铡下来,挂到肇东城墙600806昆明机床上示众。

耿殿君随即展开反击。他以“为弟复仇”的名义联合了几支绺子,总共300多人的队伍,在肇州永安村后的一个乱葬岗子伏击了日伪“讨伐队金蹴”的车队,烧毁了四辆汽车,杀得伪军尸横遍地。

三肇喋血

 在三肇地区开展了一年多的工作之后,耿殿君又到小兴安岭太古雷帝诀的密林之中找到了部队,向时任抗联总司令部政治部主任的李兆麟汇报了三肇地区的情况,并随队参加了此后的西征。途中,被任命为抗联教导团副官兼临时参谋长。

西征结束后,1939年初,耿殿君云卷殊来再次秘密潜回三肇地区。这一次,他是为正规的抗联部队打前站。此后不久,由戴鸿宾、徐泽民等领导的第12支队来到肇源地区发动游击战。

耿殿君仍然以土匪的身份作掩护,与日本侵略者打起了游击。耿殿君游走于代号“三省”和真名之间。敌人只知抗联游击队有个骁勇善战的耿殿君,却不晓得此人就是名震一方的“三省”。在三肇期间,抗联12支队与日伪军打东坑卖身节了大小十几仗,战果颇丰。

12支队攻克肇源的胜利,招致了日伪军队的疯狂创壹通航报复。从1940年到1941年,中共地下党员、抗联战士、爱国人士及无辜群众300余人遭逮捕、杀害,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三肇惨案”。“大省”杜国文也是牺牲于这一时期。耿殿君得知杜国文牺牲的消息,他派“四省”赵景海去肇源打探情况,可半路上,赵景海就被特务发现,匆忙逃跑,一直跑到小白家米奇拼图坟耿殿君的家。耿殿君和妻子焦淑清就把他藏到了灶台下。日伪军追踪来到了小白家坟,他们没有搜出赵景海,就开始逐家审问。

耿殿君告诉他们,人已经跑了,好像把枪藏在了草垛中。焦淑清后来说,鬼子搜了几个草垛也没找到,还是耿殿君找出来交给他们的。那两把手枪实际上是耿殿君的,满以为鬼子搜到了枪就完事。没想到鬼子并没有善罢甘休,他们把耿殿君和枪一起带走了。

命丧监狱

耿殿君被捕后被关押在肇东监狱中。在监牢里,耿殿君和一位姓鲍的抗联战士实施了一次越狱。二人假装打架,把看守引进了牢房,然后二人合力干掉了看守,并得到了钥匙。他们打开了所有的牢门,整个监狱进行了一次大暴动。耿殿君是重犯,戴着手铐脚镣,没跑多远就被抓回,鲍则顺利逃脱。他后来赶到肇东后六撮房耿殿君的家,通知了耿殿君被捕的情况,并让家里人设法营救。但是为时已晚。耿殿君的二哥耿继忠曾回忆,耿殿君被抓回后不久就被送到了哈尔滨市里日军亲自把守的监狱。家里人四处托人,辗转联邪煞缠身系到日伪刑事庭一个姓高的人,他告诉耿家的人,耿殿君又被送到了另一个监狱,进去那里的犯人从寇准求教来没有能再出来的。

1941年,还是这个姓高的人转来了耿殿君的死讯,据说尸体在监狱里埋了。究竟埋在何处,再也蚊仙缘无法查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