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8日,我们坐上了通往六库的客车,经过一夜的颠簸,到达了六库。当时,天还没有全亮,夜色笼罩的怒江州府更显静谧,当我发现那一片漆黑的屏障是一座座大山时,我是震惊的,虽然我生长在高黎贡山的另一面,也是在群山的怀抱中长大的,但却从未感受到过来自大山的如此强烈的威压,也许只是因为离它太近,也许它就是拥有这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出发之前,我们了解到假冒品牌淘宝介入后果从六库到45xfw贡山还有两百多公里的路程,却没想到,这段路却花了我们一天的时间,不过幸好这不是一段枯燥的旅程。



怒江两边便是高耸入云的大山,不愧为峡谷之称,我们通行的公路就沿江而造,背靠几乎垂直的高山,虽在车里,却萌生了一种冒险的emply兴奋之感,光是两边光秃秃的山,我们也兴致勃勃的看了一天,讨论着它细微的不同之处。沿江而上,追寻它神秘的源头,我莫名的感到欣喜、感到激动。




从贡山到独龙大雨小水江,我们真正进入了高黎贡山的腹地,也是到达目的地之前的最后一段路程。

一条不宽的公路蜿蜒在丛林中,当我们的车穿行而过,竟像李秉成的歌贵州纳雍山歌对唱石子投入大海,惊不起一丝风浪。沿途很少遇到往来车辆,偶然出现,擦肩而过又肖失无影,人类文明在这里留下汉语拼音,水猴子,普陀山了太少太少的痕迹,唯有嶙峋的古树孤独的立在那里,大片大片的大树杜鹃开的傲然而寂寞,夜色渐渐覆盖了这一地生灵,我看着他们,它磅礴的气息直击内心,又说不清震撼我的到底是什么,只是身处其中,好像下一刻就要被它吞噬。




我们到达独龙江时,天已经彻底黑了。

独龙江与我想象中的相似又不同,早就听说过怒江山水的名气,但亲眼见到江水如此清澈还是感到不可思议,那么深的水,却几乎可以一眼看到江底,它如吸铁石般勾住我们的目光,让人难以回神。

因为旅游业的发展,这里的人文气息也比较重,很多新建起来的餐馆、旅社,居民楼很有民族特色,但应该是政奸佞养成簿府规划后的,很整齐,应该也很舒适,听说独龙江的居民很早以前是住在山顶上的,我看着那需要把头抬起80度才能看到的山顶,幻想着当时的人们如何作息、往来。



因为天气不是很好,气温也特别低,我们见到的当地居民并不多,客栈的老板是一个热心的小伙,我们向他打听迪庆,他轻描淡写的跟我们说:很近啊,翻过这座山就是了,我们一脸懵的看着他。哈哈哈哈,这已经超出我们的认知范围了。老板还帮助我们跟当地的一个老奶奶买到了一张她自己织的独龙毯,色彩艳丽,做工当然比不上机器整齐细腻,但文化的传承赋予了它特别的魅力。我们亲眼看见一个独龙族妇玩美网女坐在自家门前织独龙毯,古老的织布机curtwall,质朴的妇女,仿佛一帧定格的画。谢光豪






经过多方打听,我们找到了离我们住处最近的一个纹面老人。当时外面下着雨,几乎看不到行人,当我们敲开纹面inche老人的家门,看到她们一家围在火炉旁烤火,温暖扑面而来。



我们说明来意以后,老人的儿子向她翻译我们说的话,我们苗情门才知道老人其实并不会说汉语,由于语言的不通,我们并没有从老人那里了解到更多的信息。与老都市缘人合影时,老人碰到我的手是冰凉的,立刻用她的手帮我取暖,我们虽然语言不通,但我从她的笑容中感受到了纯朴的善意。



纹面协和影业女肯国芳老人

由于天气原因,我们匆匆离开了,回去的路上就听说因为大雪封山了,那个神秘的帝勃威地方似乎用这场大雪关闭了它与凡世的通道。匆匆来去,再回忆起独龙江之行竟像聊斋中的画壁仙境一般,如梦如快射幻。



写下这篇文章,我是矛盾的,就像自己发现了一块瑰宝,迫不及3×16待的想与人分享,又怕太修真在1986年后多人发现了她的美好,太多人的足迹破坏了她的安静。

这一次的独龙江之行,实在过于匆忙,但这并没有减玄觞结婚照弱它在我心中的意义,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们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