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胡同》一直在考验观众的忍耐力:演得很好,但剧情太虐。

自打俞老爷子拿出那份“约法三章”逼着林翠卿签字,观众对牧春花的反感生产作业指导书范本就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可是,满仓大兄弟又从王鸥的眼神里,看到了其中的隐情。

王鸥饰演牧春花

双方会亲家的时候,何冰饰演的严沭阳广宇学校振声提到了那份“约法三章”,但此时王鸥的眼神,倒像是对此事一无所知。

与此同时,俞老爷子当众说了句,“丑话还是说在前头好”。紧接着严振声就表示,“丑话也分跟谁说”。

王鸥饰演的牧春花,一脸茫然地问俞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啊干爹,我怎么没听明白”。然后俞老爷子就搪塞地说了句,“闺女,都听爹的,别的你都甭管”。

这几句台词,基本证明了那份看似公平其实很欺负芬里斯人的“约法三章”,很可能并非出自牧春花之手。俞老爷子甚至包括严振声在内,都有动机这么干。

我们先夏沫之夏来破个案,分析一下“约法三章”的真正始作俑者到底是谁。

俞老爷子宣读“约法三章”

我先说结论:我认为最大的嫌疑,就是俞老爷子本人。

俞老爷子在婚事上打压快秀魔方林翠卿,有动机、有前科、有行动。

首先看动机。

俞老爷子一直认定,自己大儿子的死都怪林翠卿出的馊主意,但他选择性地忽视了另一个事实——拍板张艾佳儿决定请大哥去当保镖的人,是严振声。这花开花谢阴晴圆缺就显示出俞老爷子的为人处世,有亲有后。

再加上林翠卿一直反对牧春花嫁给严振声,并有过当众刁难牧春花的行为,因此俞老爷子主观上更偏向自己的干闺女牧春花。

其次看前科。

俞老爷子曾三次劝说严振声曲豆是什么字跟林翠卿离婚。第一次是在医院当着林翠卿的面儿,第二次是经宝凤之口转述,第三次还是在医院里被林翠卿偷听到了。

然后看行动。

俞老爷子自作主张,将严牧二人的婚讯登报。因此他也完全有可能替牧春花做主,炮制这份“约法三章”。

牧春花现在虽然是背锅侠,但她身上也确实有嫌疑。

牧春花对林翠卿心存顾虑

就在俞老爷子首次搬出“约法三章”之前,牧春花确实流露过对林翠卿的担心,“我这姐姐的嘴啊,像小刀子似的,剌人狠着呢”。

因此,牧春花也有动机,但她更有底线。

如果牧春花真是一个得寸进尺的人,她与其花时间去套路俞老爷子和严振声,为啥不直接投怀送抱吴友仁呢?

吴友仁有仨媳妇,严振声有一个。尽管牧春花嫁进俞家跟林翠卿都是正妻,但那只是法律意义上的,下人们可不这么皇帝龙之崛起秘籍看。

也就是说,无论牧春花嫁给谁,在旁人眼中,那都是做妾。既然如此,吴友仁的势力可比严振声大多了。

名分ponhub不重要,实力最重要。《知否》告诉我们,小妾的手段高,是有可能让老爷宠妾灭妻的。如果牧春花真是个心机婊,这个道理她不用看《知否》也能明白。

再者,如果“约法三章”真是牧春花授意,那么现在严振声被抓进去了,她就该袖手旁观甚至另攀高枝才对,怎么可能去照顾林翠卿呢?

再来说说严振声,其实他身上的嫌疑比牧春花还大。

何冰饰演严振声

就在牧春花流露出对林翠卿的担忧后,严振声就陷入了沉思。可是这次沉思没有结果,剧情就走到“约法三章”那一步了。

严振声其实是个套路王——表面上特局气,其实鬼主意贼多。

他尤其擅长通过做戏,让别人主动接受他的决定。对方不仅挑不出他的理来,甚至有时还会对他感激涕零。

不光是《芝麻胡同》,何冰在《情满四合院》里虽然叫傻柱,但也是个套路王。这两部剧还是同一个导演。

所以,严振声强烈反对林翠卿签署“约法三章”,如果开脑洞的话,也可以看成是一出苦肉计。

但让我排除掉严振声身上嫌疑的,也是一个眼神。

严振声鄙视俞老爷子

就在林翠卿签字画押之后,严振声悄悄斜楞了俞老爷子一眼。

这个眼神的含义,就是“真拿你没办法”。

有了这个眼神,严振声反对林翠卿签字画押,就不是苦肉计了。

其实,如果这件事儿真是严振声和俞老爷子一起唱的双簧,那他就没必要在医院里跟俞老爷子痛说革命家史了。他喜欢牧春花不假,但不会因此就伤害林翠卿。

由此可见,“约法三章”很可能是俞老爷子在急于抱孙子的心理作用下,为了打通“最后一公里”,自作主张并甩锅给牧春花的行为。

而让女主角背黑锅的传统,也是从《情满四合院》里沿袭下来的。

郝蕾饰演秦淮茹

《情满四合院》和孙亚峤《芝麻胡同》,都是何冰和海一天在抢女主角。

当时豆瓣上就有一种很强烈的声音,说郝蕾饰演的秦淮茹接近傻柱,只是为了给儿女们弄口饱饭吃。

同时,《情满四合院》还多次让傻柱亲口表示,自己压根儿就不喜欢秦淮茹,只是拿她当姐姐。

后来,娄晓娥带着傻柱的骨肉衣锦还乡,秦淮茹又落了个鸠占鹊巢不给人家腾地方的名声。

我们再来看看王鸥在剧中背了多少锅。

当女招待名声不好这种事,都不算锅,因为剧中给了解释。

牧春花的第一口锅,是一开始愿意当妾后来要当正妻。这显得牧春花很得寸进尺。

“约法三章”是第二口锅,这已经到了蹬刘农军遗言鼻子上脸的地步了。

这才十几集,两口锅就扣上了。后面三十多集不知道牧春花还要受多少指责。

其实,第一口锅还比较好理解,细心看剧的观众都能明白来龙去脉。

第二口锅,或许将来也能解释。

但这个“将来”有多远,可能会决定还有多少观众愿意留下来。

刘蓓饰演林翠卿

《芝麻胡同》的前十三集,刘蓓饰演的林翠卿是虐心担当,但接下来,虐心的接力棒可能就要交给王鸥了,因为牧春花接受了吴友仁的交换条件,用“一日夫妻”来换严振声的平安。

虐心剧情,几乎在每部电视剧里都有,只不过程度有别。

从积极意义看,虐心的本质,是突破了观众对某件事的常规认知,因为摩擦而产生痛感。比如《芝麻胡同》,绝大多数虐心剧情其实都能解释得通,但观众有点受不了。

从消极意义看,虐心的剧情过多,会让一些观众选择弃剧。这显然不是主创们的初衷。

观众能够接受男主角初期比较顽劣,或者女主角初期比较傻。观众有这个心理预期,也有耐心陪伴他们成长。

但大多数观众不太能接受,男女主角的人品有保民号巡洋舰问题。

就比bibijones如这个“约法三章”。剧情刚一播出,网上对牧春花的不满就已经很多了。如果不解释,就会有一部分观众把剧情联系到演员的现实中,形成人身攻击。

这样的现象也是不胜枚举,只不过以往主要集中在反派身上。

接下来请大家坐稳扶好,我要拐急弯儿了。

如果牧春花人设不变,她有没有可能炮制“约法三章”呢?

牧春花要干掉吴友仁

牧春花在前十三集里给人留下的印象,并不是爱冲动的性格。

她主动推掉婚事以保全严振声夫妻和睦,她劝说严振声不要跟吴友仁拼命,这些都展现了牧春花的理智和大局观。

可是在刺杀吴友仁的时候,她却突然汪曼春上身,直接导致行动失败。

同一个人,为啥突然这么冲动了呢?

这就要提到一个词儿:人设。

人设是对一个角色的简单设定。这种设定是框架式的,而真实的人性是复杂的、丰满的。

我们平时说一个明星人设崩塌时,通常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刻意包装出来的人设,突然被人戳穿了;另一种是他本来就这样,但偶尔反常一次被人抓住了小辫子。

一个倪念顾情生人,可能上倾城三公主的邪魅王子午还是浑蛋,但下午就做了一件很讲究的事。另一个人,可能此前一直给人很君子的印象,但突然有一天做了一件很损人利己的事。

这两种情况,在现实中都很常见,其实就是一念之差。

套用郝蕾和王鸥这两代“胡同女主角”的剧情,也是如此。

牧春花为救父亲不顾一切

放在饺子的由来,大脚,安智市场当时的历史环境和人物命运里,如果秦淮茹和牧春花都不是角色,而是真实的人碰碰猫电脑版,她们是有可能因为一念之差,做出与“人设”不符的事的。

比如,在揭不开锅的时候,为了一家四口能吃饱饭,秦淮茹倒追厨师傻柱,是符合人性的。这是生存02795522压力给逼的。

再比如,在对林翠卿心存忌惮的背景下,牧春花“先小人后君子”,提出“约法三章”,也是符合人性的。

在人性面前,人设显得过于单薄和片面。

因此,越是现实主义作品,就越难用一两句人设,去概括一个角色的所有行为。

写这篇文章,满仓大兄弟也是经历了“从怒发冲冠到转念一想”的思考过程。我相信,被《芝麻胡同腿图片》近期剧情虐到冒烟的观众,肯定也不在少数。

可是我们知道,生活远比剧情更狗血。我们了解的世界,并不等于世界的全貌。

或许,那些让我们感到虐心的剧情,恰恰是某些人正在经历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