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3日,情人节前夕,徐直军接受英国媒体采访的信息为我们了解华为在5G反美国围堵中的策略提供了一个窗口。

壹:认知的变

或许是第一次公开明确的表达,华为美国对5G的围堵定义为有组织有策划的地缘政治行动。

太平洋对岸针对华为在5G上采取的“举国”行动,已经可以定义为一场好不对称的超限战,以至于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中,把华为形容为“一个弱小的,连芝麻都不如的企业”——的确,与美国强大的国家机器相比,这个比喻恰如其分。在于英国媒体的对话中,我们看到华为把美国针对华为的5G围堵定位为一场“有组织、有策划的一次地缘政治行动”。

徐直军策略性的提醒一些国家:有人说由于这些国家大规模用了华为的设备使得美国相关机构获取这些国家信息时存在困难,或者监听这些国家的相关机构和领导人不方便了。以美国式的安全威胁论反击美国的安全威胁论,这些话必然会令人联想起美国的“棱镜门”事件中对德国等国家领导人的窃听丑闻。

徐直军还提醒欧洲的同行注意一个事实,即5G的设备供应商没有美国的公司,事实也是从3G时代开始,中国和欧洲就站在了一起,美国的公司曾经发起多次冲击,最后都铩羽而归——只有苹果公司硕果仅存,系统设备商商一个也没有。

徐直军说“中欧之间一直在努力为5G或者未来的移动通信打造一个全球标准,提高整个产业链的投资回报,降低整个产业链的成本”

贰:华为的理性

华为无法控制外部环境的变化,美国国务卿的游说、以伙伴关系对其他国家的威胁、一些国家的盲目跟风,以及一些官僚和政客对5G的非理性认知,这些都是华为无法控制的,口水不能解决华为长期的发展问题,理性和发展才是解决问题的基石,在徐直军的访谈中,我们可以看到华为理性的和基于长期发展的考量。

在2019年1月2日,任正非先生签发了2019年001号文件——,主题为主题为“全面提升软件工程能力与实践,打造可信的高质量产品”的《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这份信提出思路、观点和要求,将为中国的科技公司确立新的珠峰般的高度:

1)可信将成为客户愿买、敢买和政府接受、信任华为的基本条件;

2)每一个ICT基础设施产品和解决方案中,都融入信任、构建高质量,关键内容包括安全性、韧性、隐私性、可靠性和可用性

3)要把可信作为第一优先级,放在功能、特性和进度之上

4)各级管理者和全体员工都不得以进度、功能、特性等为理由来降低可信的要求

5)遵守过程的一致性

6)投入20亿美元,计划用5年时间,在ICT基础设施领域实现为客户打造可信的高质量产品的目标

在徐直军与英国媒体的访谈中,我们才知道,这件事情的起源来自华为与英国政府合作成立HCSEC,最早这个机构是监测华为是否存在后门,后来HCSEC觉得华为的“代码不够漂亮”,“华为的代码要在不漂亮,易读、易修改等方面进行改进,还要把过程改进。不但结果是高质量,可信的,过程也要是可信的,才能证明可信”。

为此,徐直军说华为与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NCSC)有“相当一段时间剧烈的冲突”,最早华为只愿意“新增代码达到要求,而不愿意对历史的代码进行重构”。后来徐直军认识到,“这不仅仅是为了满足NCSC的要求,更是华为公司面向未来必须要采取的行动和措施,所以我回来说服了相关领导,在董事会决策要做软件工程能力提升的变革”。

所以后来就有了任正非先生的一封信,把外部的压力化解为自身长期发展的动力,愿意承担成本,我想,中国的科技公司才真的能够达到世界级的,华为毫无疑问,在这方面是所有科技公司,或者说国际化的中国公司学习的标杆。

中国人很聪明,但是往往是小聪明,这种小聪明在规则面前可以一时得利,却不能持久,所以徐直军在谈到欧盟的GDPR时说“我们很欣赏GDPR这种标准,因为它是公开透明”——我们环境中往往是对规则的漠视和对潜规则的千年来的暗爽。

在隐私性上,中国的很多互联网公司做的不好,被公众和媒体诟病,但是环境的变化,要求科技公司把可信放在第一位,“遵从隐私保护既是法律法规的要求,也是价值观的体现”—— 任正非心中这句话如同雷鸣在耳,希望能够唤醒哪些还在只关注性价比、只关注产品功能、只关注用户需求痛点的科技公司。

软件工程将是华为未来几年深刻变革重要领域,如果你联想一下最近流出的华为内部关于博士学位人员流失报告中一些涉及到揭露华为软件能力问题的文字,你或许会同意这也是为徐直军领导的软件工程变革提供一种舆论导向。

叁:认知的不变

技术终究是技术,必须要靠科学家、工程师们干出来。

所以华为在“历史上研究与创新的预算占总研发预算10%,这些年逐步提升接近了20%,未来希望能达到30%。”。

人才永远是基业长青的基础,这句话知易行难,以至于华为也存在人和岗位不匹配的现象。但是只有持续大规模长期的研发投入才能构建真正的研发竞争优势,这点上,华为一直没有变。

受益于非上市公司的好处,华为的成本投入可以比竞争对手更加激进,华为可以更加安稳的追求长期竞争优势。此前任正非对外公开投入每年研发投入150亿到200亿美金,投入强度在世界排名前五。

很多人很担心华为在美国的围堵中会不会衰弱,如果我们看到华为在技术、人才、产品的投入,我们应该减少一些担心,有两个理由:

一是能够像华为这样敢于在技术和人才投入的公司不多。过去的几年,华为一直活在危机中,也应该储备了过冬的资本;

二是行业技术学习曲线的转移并不会立刻见到效果。在移动通信领域,华为在专利、技术、系统设备、交付、研发、研究等各个领域已经集聚了自己的优势,这种优势不是一朝一夕获得的,更不可能瞬间流失掉。况且华为也不会坐以待毙。

不过令人或许应该提醒的是,华为不要把资源投入到与美国的口水战和政治较量之中去,浪费资源,也不是华为所长,不过目前也没有迹象表明华为有这样的趋势,这说明华为管理层是冷静的,即使发生了孟晚舟时间,华为也是种寻求在法律框架内解决问题,显示了华为对边界的认知。

我们应该同意,华为只要继续坚持在客户、产品、技术、人才的道路上,华为是能够长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