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年12月,毛泽东向来访的老朋友美国闻名记者斯诺说了很闻名的一句话:

“所谓的‘四个巨大’很讨嫌,总有一天要通通去掉,只剩下导师这个词,便是教员。”

毛泽东讲这句话的历史背景是:“文革”中期,炙手可热的接班人林彪经过盛赞毛泽东“四个巨大”(巨大的导师,巨大的首领,巨大的统帅,巨大的梢公)抬高自己、抢班夺权。

毛泽东对林彪“醉翁之意不在酒”之行为开端警戒和恶感。讲这番话明为个人崇拜降温,实为降下林彪的温度。

但是,“导师、首领、统帅、梢公”四个称谓中,毛泽东唯一对“导师”情有独钟,乐意保存。可见,在他自愿表达的心声中,植有根深柢固的“教师情结”,这种“教师情结”所为何来?

自二十世纪初叶我国发作革新热潮,无论是蓝色阵营仍是赤色阵营,都呈现了不少教师身世的政治家。 从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到我国共产党创始人陈独秀、李大钊,直至带领共产党获得国家政权的毛泽东。他们都有教员的身份。

陈独秀和毛泽东之所以成为政治首领,首要不是由于先生的资质,而是先生的性情。即他们不同于传统先生,都是背叛教师。陈独秀和毛泽东都是具有背叛性情的狂狷之士:一个特立独行,是愈挫愈奋的终身反对派;一个冲决收罗,是千古难寻的造反英豪。

他们的性情同旧社会先生爱憎分明。即与传统知识分子儒道互补的品格形式有着很大的差异。他们讨厌中庸调和、温顺敦厚、一尘不染、行不逾矩的人生风格,内心里一直潜伏着骚乱不安的心思激动,巴望完全打破温顺调和而令人窒息的平衡。他们不赏识彬彬有礼、文质彬彬的气质和“温良恭俭让”的生计风格,崇尚的是明显火热、舒畅爽快的背叛人生。

在他们的人生字典里,底子找不到屈服、屈服、让步之类的字眼。他们的生计毅力便是声势浩大、百折不挠地向整个不公正的旧国际应战,而肯定不能容忍卑躬曲膝、甘受命运的支配,或许建议缴械投降的奴才性情。

正是这种嫉世愤俗的叛变认识,唆使陈独秀、毛泽东获得了如日中天的显赫声威,发明了开天辟地的政治局势。

投身政治革新,成为主干的教师,大都具有这种叛变精力,赤色阵营里的陈谭秋、蔡和森、瞿秋白、董必武都有教师经历。

转到另一个阵营,国民党那儿,教师也不少。蒋介石即使成为委员长和大总统,最能跟他拉近间隔的称号却是“校长”,他最喜欢部下叫他“校长”,尤其是对跑到共产党阵营的旧日学员,如陈赓、林彪等,若当面叫他“校长”,则喜不自禁。可见,蒋介石的“校长情结”亦不可谓不深。而这种“校长情结”明显乃“教师情结”衍生。

为什么国共第一代领导中心,都有“教师情结”?

由于清末民初的我国,尽管一度推翻了皇帝,但人心仍然没有多大改动,即国人的思维、文明、生活方式与封建社会比较,没有实质的改动,所以仍然是个旧世风。在这种局势下,政治革新首要是思维的革新。而这种政治革新不只需求出产革新者,并且需求出产思维。

如此看来,以“传道授业解惑”为责任的教师成为革新的主角,亦是年代的呼喊, 是20世纪我国政治革新性质的实际需求。

革新有大、小之别,“小革新”以暴力推翻或攫取现有政权,以到达改动现有政治次序的意图,如辛亥革新;“大革新”除小革新的意图外,还要以政治力量敏捷改动现存的社会、文明次序,如法国革新、十月革新,彼时我国政治革新,从国共两党第一次协作开端,现已发作性质改动??便是从“小革新”向“大革新”剧变。

根据改天换地的希望,教师首领的抱负是再造我国,革新不以攫取政权为满意,它的终究意图是从头树立一套可称之为认识形态革新的价值信仰和行为准则。

所以,在这种“大革新”局势下,国共两党一代中心领导人都具有“教师情结”。“做校长的好学生”、以及“做主席的好学生”,成为国共两党首领最垂青的追随者表达方式,也就家常便饭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