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賨人客独家原创,未经答应,不得转载,抄袭必究!】

要是你生活在北宋神宗、哲宗、徽宗年间,假如你连苏轼都没见过,你就白活了,就算你是诗仙、词圣、文宗,也没有夸耀的理由,只要见过苏轼自己,才有资历说自己是“圈儿内助”

苏轼到底有什么魅力让我们如此推重他呢?下面就来看看苏轼其人。

苏轼并不是正统儒学的承继者,他出生在四川,四川地灵人杰,有一股既受外地影响,又坚持自己独有特征的文明风格,这便是所谓的“蜀学”。苏轼承继的,便是这种很具特性的蜀学。

参与科考时,苏轼将这种清流带到了北方,早已厌恶了单调的“洛学”、“关学”的文人们,被“三苏”父子的这种洒脱所信服,一时刻蜀学名动京师。

早想进行文风变革的文坛领袖欧阳修看中了苏轼兄弟,趁机将他们双双选取,这一年的科考榜单出了许多名人:“唐宋八我们”(苏轼、苏辙、曾巩)、“王安石变法”的重要支撑者(曾布、章惇)、“北宋五子”(张载、程颢)等,这都是欧阳修的劳绩。

苏轼成名后,许多文坛长辈都自动和他结交,包含梅尧臣、王安石、司马光等大腕。苏轼也没让他们绝望:在诗篇上,他和黄庭坚并称“苏黄”;在词曲上,他和(后来的)辛弃疾并称“苏辛”;在书法上,他和黄庭坚、米芾、蔡襄并称“苏黄米蔡”(宋四家)。

此外,他还拿手作画以及儒、释、道三学,真是无所不精,要是放到后来宋徽宗年间,估量蔡京、王黼这些都得靠边站了。只可惜,宋徽宗刚将他大赦还朝,苏轼就病死途中了。

凭仗这样的才调以及超高的人气,苏轼本能够在朝中混得如虎添翼,但是,苏轼却过得并不满意,这是为何?只因他心中的一份执念。

王安石变法后,朝廷逐步分化成两派,以王安石为首的变法派,和以司马光为首的对立派,这两派斗得头破血流。

苏轼不把自己归为任何一派,他为所欲为。他一开始是支撑变法的,但是跟着变法的进行,他发现许多小问题,便经常给王安石提意见,因而遭到王安石一派的冲击,司马光一派便认为他是自己人。

王安石倒台后,司马光赶忙就将苏轼撮合过来。但是不久,司马光又发现苏轼本来不是彻底对立变法的,仅仅提意见,又将苏轼弃用。

就这样,苏轼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既不受变法派待见,也不受对立派重用,成为一个无党派人士,宦途可想而知。

好在苏轼名望大,走到哪里都受民众优待,就像明星似的,他倒过得逍遥自在。他胆子大,什么都敢写,差点儿被朝廷处以极刑(乌台诗案),幸亏王安石不计宿恨,一句话救了他。两人虽政见纷歧,但私底下联系却很好。

不但正道上的人帮他,连邪门歪道的人也帮他。

苏轼遭难的时分,所有人都避之不及,但他从前的一个小秘书却不忘旧情,迎风善待苏轼家人,这个小秘书便是大名鼎鼎的奸贼——高俅

苏轼因政治问题文章一度被禁,他从前的小妾(已改嫁)生的儿子出来为他鸣不平,在宋徽宗面前竭力辩解,这样,苏轼的文章才重见天日。这个假儿子便是“北宋六贼”——梁师成

连苏轼被贬儋州(今日的海南岛)的几年时刻,他都带出了这儿前史以来的第一位进士,你说还有谁比苏轼牛?

明日持续……

本文作者《賨人客》,号“蜀山笔侠”,一个文章会“说话”的前史作者,专心于不同视点看前史,探究纷歧样的春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