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长平这个地名,我们一定不陌生。在曾经的一场战役中,有近百万人埋骨于此,鲜血遍洒大地,染红了丹河。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两国会选在这里进行决战?交战双方的目的又是什么?下面我们就带着这些问题,还原历史,透过层层表象,来解读这场在中国五千多年历史里,规模与惨烈程度都首屈一指的大型围歼战——长平之战。

祸起上党

事情还得从秦军攻下韩国的野王说起,野王位置大约在现如今的河南沁阳。野王失守,韩国国都危在旦夕。迫于秦军威势,韩王决定将与国都失去联系,占了二分之一国土还多的上党郡,献给秦昭王,让秦军退兵。秦昭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灭掉韩国的机会,于是他一面命野王的部队停止进攻,一面派使者麻痹韩王,与其商谈接收事宜。

但此事却令生枝节:韩王派来接替上党太守的冯亭也看出了秦昭王的险恶用心,所以他违抗韩王命令,自作主张联系了赵国,打算将上党区域献给赵国,以此让赵国与韩国结成同盟。冯亭想法很好,用上党郡引虎驱狼,让秦赵两大强国杀个两败俱伤,韩国就可以靠着与赵国的关系,在夹缝里求生存。但事情真有这么顺利吗?

消息很快就送到了赵王手里,但接到消息的赵王也很是头疼,他不是没看出冯亭的图谋,但自三家分晋以来,赵人虽骁勇善战,却只能远居北方苦寒之地,除去游牧民族的不时侵扰,还与接壤的燕国发生战争。更要命的是赵国地小人多,国内大片土地无法耕种,产出的粮食根本填不饱全国这几百万张嘴。所以这块土地丰腴,面积广阔的上党郡,赵王始终下不定决心狠心放弃。当然一旦接收上党郡,赵国与秦国间的战争肯定无法避免。

自家家底赵王还是很了解的,虽然自军事改革以来赵军战力提升巨大,有与秦国抗衡的资本,但真正对比下来,无论是在后勤运输,还是人力资源上,赵国都远远不及数倍于己的秦国。

犹豫不决的赵王找来了平阳君,平阳君根据当前形势,给出了看法:自从赵国挫败了秦国的侵略后,秦昭王就暂时没有对赵国动兵的打算,但此番冯亭献地,明显用心险恶,故意挑拨秦国与赵国间的关系。虽然赵国不弱,但终归是秦国势大,假若赵国敢染指上党,秦国绝不会善罢甘休。届时开战,无论结果,赵国都必定祸大于得!

可平阳君这番措辞严厉的建议显然并未打消赵王的念头,在平阳君离开后,赵王又找来了能力出众,被誉为“战国四公子之一”的平原君赵胜,与另一位大臣赵禹问询。平原君在一番思索后给出了与平阳君不同的看法:“赵国军力虽强,但连年征战,耗费巨大,都未必拿下一座他国城池,如今大小城池高达十七座的上党郡,只要点点头就能收入囊中,那么岂有不收之理?更何况论军队战力与将才,赵都不逊于秦。先不说两军战力相差极其有限,单是顶着千里奔袭的疲惫,和后方辎重的巨大压力,秦国能不能坚持下这场战役还是个问题。只要派出善于防守的廉颇将军,牢牢遏制住秦军攻势,那么秦军在损失巨大下极有可能直接放弃进攻,收兵回朝,到那时上党郡自然而然就是赵国的了,所以现在放弃是极为可惜的。

赵王听得这么一番话,心中茅塞顿开,喜上眉梢,又接着问赵禹。赵禹好歹混迹官场多年,看赵王这表现,心中早有计较,于是他又将平原君话里的意思,用不同的语句表达了一遍。赵王本来就对上党不死心,又见二人的解决方案似乎切实可行,心中一直压着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所以赵王下定决心接收上党。在所有细节敲定完毕后,没过多久赵王就命令平原君赵胜率领数万兵士前去接管,向天下宣布上党已归属赵国,再册封冯亭为华阳君,以继续担任上党的太守。

如果从历史结果来看,平阳君的建议无疑是最正确的,假如赵王听取建议,放弃了这个错误的决定,那么拥有廉颇与李牧两位名将的赵国,在与他国合纵下是有机会打败秦国,成为新的中原霸主,最差也不至于因为这次惨痛损失,早早就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很可惜历史没有再来一次的选项,所以赵国的命运在这次错误的抉择下早已注定。

赵军装束

秦赵对峙

秦昭王听闻上党易主的消息后暴跳如雷。如今赵国仗着军队有几分战斗力,就敢在秦国头上胡作非为,如果不把这口气出了,那么作为七国霸主,还有什么颜面征服天下?于是秦昭王决定放弃原有计划,调遣大军,先行处理赵国。

他先是命令在野王的军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继续攻打韩国,威慑韩国不敢亲近赵国,另一部分向着上党进发。接着再调集三十多万大军,任命三朝老将王龁担任主将,从宜阳出兵,两面夹击上党。秦军战力果然强悍,在压倒性的优势下,上党郡很快失守,冯亭残部被一路追杀,最后在长平与赶来廉颇领着的二十万援军汇合。王龁听闻主要目标到了,也率军向长平进发。廉颇见秦军来势汹汹,自知野战根本就不是秦军对手。所以他在观察了附近地形后,在空仓岭、丹河、百里石长城区域的险要关口区域打造出了三道防线,以防守姿态面对来犯之敌。

秦军先头部队很快杀到,并在空仓岭防线以西的山谷里与巡逻的赵军不期而遇。没有多余的话语,双方马上厮杀在了一起。刚一接触,高下立判:在秦弩恐怖的杀伤力掩护下,呼啸而至的秦军步兵很快就将缺少甲胄的赵军杀得溃不成军,连前锋将军在乱战中都丢了性命。将军一死,丧失战斗欲望的赵军狼狈逃窜,沿路丢下了大量的尸体,撤回了防御阵地内。

在围绕着防御工事僵持了一阵后,秦军后续部队也赶来了,随着有生力量的加入,战局马上就产生了变化。只见漫天抛射的弩箭很快就撕开了赵军的防御网,随后如潮水般涌入的秦军不断撕开赵军的防守线,将缺口越拉越大,虽然赵军顽强抵抗,但仍旧不敌凶猛的秦人。一番拉锯后,秦军大败赵军,彻底占领了空仓岭,赵军被迫退守丹河防线。见秦军实力比想象的要厉害很多,廉颇索性放弃丹河西岸阵地,将防御重点转移到东岸,企图借天险阻碍秦军攻势,但秦军又绕到了河岸低浅处,从侧翼杀向了毫无防备的赵军,赵军再吃败仗。眼看情形岌岌可危,廉颇只得让赵军撤退到最后一道防线,百里石长城区域。秦军又很快跟了过来,但这次他们却是碰上了难啃的骨头,百里石长城区域地势陡峭,蜿蜒起伏,山体间落差近百米,还修建有坚固的高墙要塞,秦军始终攻打不下,于是王龁也只好命令部队在百里石长城外安营扎寨,修建工事,双方就这样僵持了下来,这一僵持就是三年。

可能看到这里,很多人会有疑问,前文说的赵军战力也非常强悍,但为何在与秦军作战时几乎呈现一边倒的局面?其实这么想还真是冤枉了他们,赵人自“胡服骑射”以来,大多数战役都是以来去如风的骑战为主,但防守战下没法上马,所以军队整体战力已经被废了一半。再看人数,廉颇只有二十几万守军,但秦军则集结了超过三十万的兵力,人数比上面赵军又输了。还有一个就是秦弩,秦军的制式秦弩制作精良,号称七国之最,是身着皮甲,防御薄弱的赵军最大的克星。在这么多不利条件下,赵军失败是可以想象的,但这也证明了廉颇的军事才华是相当出众的,虽然丢失了两道防线,但赵军整体损失不大,还有效地保存着有生力量与秦军对峙。换作次一点的将领,在这两轮交锋后,恐怕早就损失惨重,兵败身亡了。

廉颇

临阵换将

双方都没料到几天内就能解决的战斗竟会发展成持久战,面对同为一等强国的赵国的顽强抵抗,秦昭王倍感压力。幸好秦国家大业大,在发动全国上百万青壮年开凿出一条水路后,反倒比赵国的粮草运输还快,就这样撑住了三十几万人的开销。倒是耕作面积少,粮产量只有秦国三分之一还不到的赵国先撑不住了,三年内不仅要养着这二十几万张嘴,还要供应其它戍边部队,全国上下余粮早已耗尽,眼看着今年农忙快到了,假如再不结束战事,恢复生产,那么全国老百姓都要跟着一起倒霉。心急如焚的赵王这才开始后悔揽了这么个烂摊子,走投无路的他采纳了一个昏招:一边派使者出使秦国议和,一边派使者去各国求援,这也直接导致赵国离兵败更近了一步。

其实赵王不知道,在他苦恼之际,秦王也在头疼。廉颇防御实在是太严密了,这三年来秦军屡次挑衅,但廉颇始终避而不战,但当秦军主动发起进攻后,赵军又能以逸待劳,给予他们迎头痛击,所以秦军兵员损耗极大。虽有水路运输及不断补充兵力,再加上后方骚扰粮道才占据了优势,但在这个过程中,胜利的天平已经逐渐向着赵国倾斜。正当他犯愁该不该撤兵之际,赵王的使者却找上了门商量和谈事宜,秦昭王又不傻,他很快就意识到赵国已经撑不下去了,赵王的这手昏招反倒让秦王更坚定了全力作战的决心。为了防止穷途末路的赵国与其余五国合纵伐秦,他好生款待安抚赵国使者,并向天下放出消息称秦赵已和解,却在暗地偷偷增兵,加紧对百里石长城防区的进攻,廉颇顿感压力大增。

秦王这边已经是毫无和解的可能了,另一边赵国派出的使者却也未能从其余五国借来一兵一粮。怎么回事呢?这还得怪赵王,五国听闻赵派出的使者正与秦王商量和谈事宜,就不敢轻易援助。而且五国都有不能出兵的理由:韩、魏、楚三国被白起打得自身难保,根本就不敢轻易援助;燕国常年与赵国交战,双方早已杀出仇恨,燕人还巴不得秦军早点打败赵国,自己好捞点油水,当然也不肯出兵;至于最富饶的齐国更是指望不上,当年五国伐齐,齐王被当众剥皮抽筋,生生折磨而死,如此国仇家恨下齐国又怎会派出军队救援当年参与伐齐的赵国。而且在其余五国看来,秦是虎,赵是狼,无论任何一方赢取胜利都是巨大的威胁,还不如让他们拼个两败俱伤,以后大家都好安生。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五国都选择对赵国的困境视而不见。

眼见独木难支的赵国已是内外交困,赵王愁得头发都快白了,但仍然无计可施。本来就够烦心了,前线传来的还都是廉颇屡战屡败的消息,这让他逐渐怀疑起了廉颇的能力,开始对廉颇指手画脚,命令廉颇主动出击。但廉颇深知秦军强悍,对赵王并不理会,仍旧闭门不出,任由秦军挑衅。

赵王也很生气,时常在心腹面前抱怨廉颇。但这消息却不知怎么通过秘密渠道走漏到了范雎耳中。范雎立马抓住了这个机会,向秦昭王建议:在十年前,大将赵奢曾令秦折戟于阏与之地,是少数能让秦军吃亏的人,所以在国内威望很大。此人去世后留下一个儿子叫赵括,赵括此人自幼熟读兵书,在军中威望也很高,但年少轻狂,十分自负。假若能将他换成前线主帅,再暗调白起统领全军,那么秦军必将取胜。秦昭王闻之大喜,直接全权委任范雎处理此事。

范雎也不负秦昭王的厚望,他派人买通赵王身边的左右权臣,施行反间计,进一步挑拨赵王与廉颇的关系,还在民间朝廷里大肆宣扬廉颇无用论。一时间坊间流言满天飞,甚至还传出了廉颇自知不敌秦军,即将投降诸多言论。范雎的计谋很成功,在流言的影响下,赵王竟真有了换帅的决定。

那么换谁来指挥这么大一场战役呢?赵王有些犯难:大将军李牧常年驻守雁门郡一带威慑游牧民族,不便调遣;曾经统领五国联军伐齐的乐毅,又是刚从燕国投奔过来,让他指挥如此重大的战役又不让人放心;还有一些早年成名的将领不是体弱就是多病,根本上不了战场。

范雎见赵王已动了念头,手段再变,开始在朝廷坊间宣扬赵括的本事,营造出赵括上阵,秦军必败的氛围。赵王果真听信了传言,火速召来赵括问询有无战胜秦军把握。赵括这人倒也不负范雎期望,很是自傲地回答:“秦国只有白起能让我忌惮,区区王龁根本就不在话下!”听了如此自信的回答,赵王很是高兴,就未再做进一步详谈,直接决定让赵括替代廉颇,率领二十几万援军前往长平,彻底结束这场战争,远在千里之外的廉颇听闻消息后仰天长叹,但又无可奈何,只得在赵括到来后交出将印,带着亲信返回了国都。这时知晓赵王动态的秦王,早已让白起秘密替代王龁,出任军中主将,并大力封锁消息以迷惑赵括。

历史有记载,虽然赵括确实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但确实有几分实力。他自小就接触兵法,还跟随父亲上过战场,并在战争中出谋划策。后期赵军被围,断水断粮高达四十六天,但仍具有顽强的战斗意志与凝聚力就很能体现这一点。只可惜由于急于求胜、性格缺陷、经验不足等多方面因素,最终才导致了战斗的失利。

百里石长城

秦赵对战

因为临行前赵王已知会赵括国家近况,并嘱咐他必须速战速决。所以在正式接管军队后,赵括立马根据实际情况,大刀阔斧地改换大批中下层将领,将散布在漫长防线上的兵力全部收拢,意求一战决胜。

白起一看赵军阵型起了变化,就知道赵括马上要有大动作了,老辣的他马上命令部队顺应地势,在丹河东岸岸边连夜修建出一个长约二十公里的袋型围歼阵地,让主力队伍预先埋伏在此等候赵军。天亮后,白起命令诱饵部队来到关口,继续挑衅赵军,如果依旧是廉颇领军,那自然一笑置之。但赵括不一样,他见秦军才这点兵力就敢在关口挑衅,简直是自寻死路。于是急求战果的他集结数倍于敌的兵力,亲率大军冲出关口,向秦军杀去。战斗打响后,秦人自然如预期一般被杀退,而且在赵军的勇猛冲杀下,从百里石关口到丹河东岸之间的大部分地区也被赵军收回。赵括见刚一交战,秦人就狼狈丢弃阵地,向后方逃窜,不禁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番跟这样疲软的对手连续打了三年的廉颇。见局势大好,赵括认为时机已经成熟,所以他下令关内几乎所有的部队全线出击,迅速将这场战斗结束。

在撤退的秦人有意引导下,漫山遍野的赵军不知不觉就追出了十多公里,越过了韩王山,逐渐向着丹河东岸岸边,这个秦军早就布下的天罗地网靠近。当进入埋伏圈后,秦军终于露出了獠牙:可以想象,五十几万大军突然从前面两翼向赵军杀来是什么情景。不管是低矮的坡地,还是高大的丘陵,又或是河岸边一排排石头后面、灌木丛中,宏大的地势里一下子就布满了突然起身,手持弩箭的道道人影,赵军还没来得及惊讶,秦人遮蔽天空的无数弩箭就落到了赵军头上。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在第一轮箭雨下,赵军被射了个人仰马翻。不过因为地形太复杂,有障碍物的遮蔽,所以这一轮赵军伤亡其实并不是很大,但随后一波又一波的箭雨再次袭来,继续给赵军造成大量杀伤。见到这一幕,赵括才知道自己中了秦人的计谋。后悔已经没有意义了,羞愤的赵括只得下令全军一边躲避弩箭,一边反击杀来的秦军,全力撤回关内。

赵括将胜利全赌在这场战斗中,白起又何尝不是。设置包围圈前,白起已经观察过了地势,他知道韩王山地势狭窄险峻,山体落差极大,能供人行走的路不多,易守难攻。所以在赵括勇猛冲杀时,他早已令一支两万五千多人的军队悄悄占领了韩王山,杀退后方的运粮队伍,切断了赵军的辎重供给,并在各个路口布下防御,以逸待劳。此外还有一支五千人的精锐骑兵也杀向百里石防区,监视并摧毁赵军敢于出关的粮草队伍,这下赵军空有粮草,却无法运送,被彻底锁在了关口内。

再回到战场,随着撤退中距离的不断拉大,赵军的尾部也逐渐与队伍脱节,已经料到这种情况的白起马上下令早已待命多时的骑兵部队在赵军阵型薄弱处来回冲杀,将脱节的赵军士卒一点一点分割蚕食掉,如此反复下,当心急如焚的赵括带军冲到韩王山时,士卒伤亡已经很大了。

到了韩王山后,赵括才发现这里居然有着大量秦军把守,还筑有防御工事,一时突破不得,此时的赵军可谓是前有壁垒,后有追兵,进退不得,情况岌岌可危。见此情形,赵括也明白事不可为,所以他当机立断,下令全军边战边退,向着将军岭一带绕行,撤回关内。很可惜在打到韩王山与将军岭之间的一个山谷时,秦人已从四面八方将赵军围了个水泄不通,再也无法前进,赵括只得命令士卒就地构筑防御,一边抵御秦军,一边等待救援

秦王听闻赵军已成瓮中之鳖的消息大喜,他意识到若是能赢下这场胜利,赵国必定会元气大伤,从此再无资格与自己叫板。但毕竟被围困的是四十多万人,稍有不慎战局还是很容易被扭转。为了彻底巩固优势,秦昭王在得到消息后第二天就亲自前往河内郡,发动郡内十五岁以上的所有男丁,数十万人浩浩荡荡就这么向着前线进发。当然这里并不是所有队伍都直接参加正面战场,毕竟没受过训练的百姓要真对上突围的赵军,战局肯定是向着赵军一边倒。这数十万人的任务,就是负责在百里石长城区域阻碍赵国派出的援军。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赵国临时调集的援军无法如预期一般到达,被连续围困了数天的赵军只得饿着肚子进行突围作战,损失很大。但毕竟赵国也是一流军事强国,在后面赵括的组织的数次突围中,陷入绝境的赵军爆发了强悍的战斗力,秦军压力倍增,每天都在承受巨大的损失,如此反复,还真险些被赵军突围而去。双方就这样僵持了四十六天,无论是哪一方都倾尽了所有。在这期间内,赵军依旧保持着极为顽强的作战意志,渴了就喝河水,饿了就杀马,马吃完了开始啃树皮草根,连树皮草根都没了,就吃同伴战死的尸体,继续与秦军对抗,直至赵括在最后一次突围中被乱箭射死,白起用计诈降,剩余的残军才放下武器,全体投降。

这里我很佩服赵军顽强的战斗意志,也挺佩服赵括的凝聚力,要是一般的将领带队,在缺少粮食,甚至到了要吃同伴尸体继续作战达四十六天的巨大压力下,军中出现哗变的概率非常高。古今中外有很多历史事件已经证明,当局势出现大劣时,总会有一些副将背叛主将,割下主将的人头献给敌方以乞求敌方的宽恕,当然这些背叛的人最后也必定难得善终。但不管怎么样,在如此逆风的环境下,赵军还能顶着巨大的压力,保持着强大的凝聚力与战斗力,我们就不能武断地看待赵括是个只会纸上谈兵的白痴,要知道在名将汇聚的赵国,自身没点实力,还真难进入赵王法眼。

白起杀俘

随着赵军的投降,这场持续了三年多的战争终于画下了句号,但经此一役后,赵国原本一流强国的实力被直接打废,田园荒芜,人口紧缺,粮食紧张,兵力更是奇缺,全国上下数来数去,也只有大将军李牧率领的一支还保留着完整编制的戍边部队能称得上主力。一下子少了这么多人,连戍守国土都成了问题。

秦国也不好受,与赵国这一役中也是倾尽了所有,单是这场战役中投入的近六十万士卒中战损人数就高达一半,还有发动河东郡所有男丁耗费的巨量金钱,还有这三年来源源不断提供的巨量粮草军备,都差点掏空了秦国的家底。白起也深知国内形势,他认为如果将这数十万降卒全部收留,万一赵国派出间谍进行策反,那么对如今国力消耗巨大的秦国来说绝对是不可忽视的巨大威胁,于是在与部下商议如何处置战俘时,他提出主张:秦攻下上党,上党的百姓却不愿归附秦而选择了赵国,那么如果不杀掉这些怀有异心的人,日后恐成灾祸。

那么用什么手段击杀这些降卒呢?几十万人的动乱可不能小看。白起就想了个办法,他假意许诺这些降卒,身体强健的,全部带去秦国,作为一般百姓生活,身体弱的,就全部放回赵国,让他们与家人团聚,为了将戏份做足,彻底麻痹降卒,他在动手的当天晚上,还用好酒好肉款待了他们,降卒不知是计,信以为真地喝了个酩酊大醉。当晚,白起命令军队所有人提起长剑,穿上甲胄,额头再围上白巾,冲进没有任何防备的降卒阵营里。血流了一个晚上,天下为之震惊,四十几万手无寸铁的降卒一夜俱亡,只留下两百多名年纪尚幼的孩子得以放回赵国。由于人数实在太多,秦人最后连剑也懒得挥动,就地挖了许多个大坑,将剩余的降卒全部推进坑里活活埋死!史有记载:“血流淙淙有声,杨谷之水皆变为丹,至今号为丹水。”不难想象那一夜有多么血腥残酷。消息传回赵国,举国为之悲痛:“子哭其父,父哭其子,兄哭其弟,弟哭其兄,祖哭其孙,妻哭其夫,沿街满市,号痛之声不绝。“

赵国经此一役后一蹶不振,再难与秦军抗衡,成为了继韩国之后,第二个被秦朝灭亡的国家。而赵括则因为这一战断送了四十五万将士的姓名,背上了千古骂名,从而沦为只会纸上谈兵的白痴。

这场战役从立场上看没有谁对谁错,但在对当前局势的了解上,赵王低估了对手,高看了自己。如果他听从建议,放弃上党;或是听从建议,不找秦王和谈,只与其余五国商谈合纵事宜,使秦王不知深浅从而退兵;又或是坚信廉颇,继续与秦军对峙,那么在廉颇领军下,赵国或许会败,但有生力量绝不至于损失得这么惨重,后续在恢复生产后,赵国必定还能与秦国较量一番。可惜历史没有重来的机会,赵国的结局也已注定,我们能做的,就是从这些事件中吸取更多的经验教训,来避免同样的错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若涉及侵权请立即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