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宪宗朱见深是明朝第八位皇帝,这位皇帝在影视剧中的出镜率很低,如果出现也是“成化年间,朝纲腐败,奸佞当道”作为背景介绍。稍稍对他有些了解的人对他的印象也是“专宠一个大他十七岁的女人”“开西厂,重用太监汪直”朝政“一塌糊涂”。

朱见深

朱见深真是一个这样的人吗?

先介绍一下朱见深悲惨的童年。他的父亲是明英宗朱祁镇,他在未满两岁时被立为皇太子,同年,他的父亲在土木堡之变时一去不返,于是他的叔叔在大臣们的拥立下继位,是为明代宗景泰帝。景泰帝坐稳皇位后,在景泰三年废掉了自己的侄子朱见深,立了自己的亲儿子朱见济为太子。于是年幼的朱见深就悲催的离开了皇宫,在这时候,只有一个人在陪伴他,安慰他,那就是万贞儿。从景泰三年到景泰八年,就是这个平凡无奇的女人,对他不离不弃,陪他渡过了这最困难的时刻。

朱见深即位后,封万贞儿为贵妃。在后世的流传中,万贵妃是一个心地恶毒的女人,她奇妒无比,强迫其他怀有朱见深骨肉的嫔妃宫女堕胎。这种说法最早在清朝人写的《明史万贵妃传》中记载,但是在弘治朝修的《宪宗实录》中未有记载。

万贵妃

但这种说法极其荒谬,连乾隆都看不过眼,

“宫闱事秘,流传又岂口尽凭?如所称‘后宫有妊,皆遭潜害’,则此前之佑极,生于成化五年,何独无恙?至皇子既生,即使张敏溺毙,敏纵欲护救,亦必潜匿外廷,密为保育,又安敢仍留附近安乐堂之他室?吴后复往来哺育,竟不虑万妃之稍有知觉乎?且佑极故在,而敏惊称知‘上未有子’,出于何意?且佑极旋即立储,又岂能隐秘不使万妃知之?记载家传闻异词,往往从而缘饰,不足深信类此多矣。史家记万妃之事,皆谓其骄妒横行,至于后宫有妊尽遭药堕。今以宪宗封建诸子证之,知其说殊不足尽信。”

朱见深即位之初,面临的局势是:内部荆襄流民两度造反、广西大藤峡叛乱,震动全国;宁夏陕西土官造反,甚至连扬州盐商都造反;大规模的水旱蝗雹灾害频发,他在位时期时期就有52次,史载“无有酷于此二十三年者。”。外部是统一全蒙古的蒙古中兴之主达延汗,进犯宁夏/陕西,占领河套;建州女真崛起并不断挑衅明朝;吐鲁番进犯哈密卫,并最终占领哈密卫。这种局面也不次于明末崇祯面对的乱局了。朱见深是怎么做的?他先平反了于谦的冤狱,恢复了于谦之子的官职;不计恩怨,恢复代宗帝号;派兵安定两广,平定荆襄,任命原杰安抚流民,并设置了郧阳府;派兵征讨满洲,大获全胜,诛杀建州女真部族这位首领爱新觉罗.董山--努尔哈赤的五世祖,史称“成化犁庭”;大胜蒙古,收复河套,并收复哈密卫。这种武功也不逊色成祖了。

汪直

朱见深最初设立西厂的目的是“锐意欲知外事”, 命令汪直侦察刺探朝廷及地方事物。汪直不负所望,在“已故少保杨荣曾孙、福建建宁卫指挥同知杨华与其父杨泰暴横乡里,惨害人命案”以及“南京镇监覃力朋用一百只船运载私盐案”中立功,深得宪宗喜爱。汪直不仅统领西厂而且作为监军带兵出征。成化十五年,汪直与总兵官朱永,巡抚陈钺征讨建州三卫并取得胜利;成化十六年,汪直与兵部尚书王越,保国公朱永取得威宁海大捷,打的蒙古小王子仅以身逃,击杀蒙古传奇女英雄满都海,收复河套。后世评价说“威宁出塞,俘馘甚多,自永乐以来,唯此夺其气”“谍贼威宁,乘风袭取。功成捷闻,威宁封补”

朱见深不仅深谙帝王之道,而且也是一个文学艺术造诣极高的皇帝。他本人亲自为贞观政要写序,画有《一团和气图》。

一团和气图

此图就像一个笑面弥勒盘腿而坐,眯眼嬉笑,但细看却是三个人相拥相抱在一起,一个面孔实际是由三个面孔组成的。左为一着道冠的老者,右为一戴方巾的儒士,第三人则为光头弥勒,手捻佛珠。此图寓示了儒、释、道“三教合一”的主题思想。

朱见深在位23年,《明史》赞曰:“宪宗早正储位,中更多故,而践阼之后,上景帝尊号,恤于谦之冤,抑黎淳而召商辂,恢恢有人君之度矣。时际休明,朝多耆彦,帝能笃于任人,谨于天戒,蠲赋省刑,闾里日益充足,仁、宣之治于斯复见。

大家好,我是“风雨的学习号”,如果大家认同我的想法请关注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