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末年,战乱频仍,天灾不断。包头南郊的古镇麻池受战火摧残,逐渐由盛而衰。

1366年,明军大举北上,元帝国向北迁移,驻守在麻池的元军将领烧毁军营、房屋,将大量带不走的珍宝器物埋入地底,随后带兵北走大漠,再也没有返回。

岁月沧桑,星河流转,一转眼600多年过去了。1972年深秋,包头市郊麻池公社的农民青年燕孝荣扛着铁锹走出了家门。几分钟后,燕孝荣来到了村外平整农田,为来年的春耕做准备。

晌午时分,当燕孝荣平整到最后一块土地时,突然铁锹被一个硬物抵了回来。燕孝荣蹲下身去,在泥土里发现了一片蓝色的奇异花纹。燕孝荣不假思索,继续往下刨去。几分钟后,燕孝荣刨出了一个白底蓝花的大瓷罐子。

下田干活

燕孝荣将瓷罐带回家后,将其摆在了母亲屋子里的躺柜上。燕孝荣的母亲非常喜欢这个罐子,经常用布去擦拭上面的灰尘。

1979年9月的一天,包头文管所的专家刘幻真来到了麻池古城南门的一个筛沙场,为在这里干活的农民们讲解文物知识。刘幻真手里拿着一片从古遗址里挖出来的瓷器碎片,对农民们详细地介绍着古瓷器的历史和价值。

古城遗址

“你这个物件不算啥,俺家的可比这好看多了!”突然,一个年轻的妇女对刘幻真说道。说话的人正是燕孝荣的弟媳,刘幻真听到此话后决定亲自去燕家看看。

刘幻真先到镇上买了2斤麻花和饼干,然后在燕孝荣弟媳的带领下来到了燕家。进入燕家后,刘幻真一眼就看到了放置在躺柜上的精美大瓷罐。

元牡丹青花瓷罐

这大瓷罐子色泽艳丽,上面的青花牡丹枝叶栩栩如生,显得大气华丽。刘幻真从未见过如此精致的瓷器,顿时惊讶得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刘幻真知道,这个瓷罐绝对是一件珍贵文物。

刘幻真随即亮明了身份,对燕孝荣细心讲解国家政策,建议燕孝荣将瓷罐上交。此物在燕家已经放了8年,燕家人对此物已经有了感情,一时难以接受。

元牡丹青花瓷罐局部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刘幻真多次到燕家做工作,悉心讲解文物保护政策和捐宝光荣的意义。最后,刘幻真终于做通了燕孝荣母亲的工作。燕孝荣是个孝子,听从了母亲的规劝将瓷罐交给了刘幻真。

为表示感谢和鼓励,刘幻真给了燕家20块钱(当时刘幻真一个月工资54块)。刘幻真用一个纸箱子将罐子装着,骑着自行车离开了燕家。

70年代的自行车标配

刘幻真走后,燕孝荣对刘幻真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于是骑上自行车在村口追上了刘幻真。燕孝荣再次反复查看了刘幻真的证件,又问了他一些问题后,这才放心地回了家。

第二天,刘幻真将瓷罐交给了文管所。经过专家鉴定,这是一件元代青花瓷,根据其身上的牡丹花纹将其命名为“元青花牡丹纹瓷罐”

买下宝物的刘幻真

接下来,文管所将元青花瓷罐展出,吸引了无数人前来围观。1980年,日本东京博物馆馆长三上次郎慕名前来参观,三上次郎看到此罐后赞不绝口。随后,故宫博物院的专家也专程前来参观此罐。

1983年,美国瓷器专家萨米专程到内蒙古参观元青花牡丹纹瓷罐,萨米看到此罐后称赞其为精美绝伦的珍品。

日本亲王三笠宫

1984年,元青花瓷罐应邀到日本进行展览,日本天皇的弟弟三笠宫对青花瓷罐非常倾心。展览期间,三笠宫亲王多次询问中方,能否以高价将此物收购,放入日本皇宫珍藏。

对此,中国明确的告诉三笠宫:这是国宝,多少价格都不能出卖。展览结束时,三笠宫亲王恋恋不舍地与青花瓷合影留念。

元青花寸瓷寸金,极其珍贵。那么,这只牡丹青花瓷罐现在能值多少钱?参照2005年香港佳士得卖出的一件元代青花瓷“鬼谷下山图”罐2.3亿元人民币的天价,这件牡丹青花瓷罐的价格不会低于3个亿。

包头博物馆

如今,这件牡丹青花瓷罐珍藏于包头博物馆,成为镇馆之宝。跨越600多年的国宝传奇,由此落下帷幕。

参考文献:刘幻真《包头燕家梁出土元代瓷器调查记》,198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