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 罗

(法国、意大利)

西班牙殖民统治下的南美洲新阿拉贡的总督突发疾病死亡,新总督米格尔从西班牙前往赴任时,遭遇新阿拉贡维尔他上校派来的杀手的刺杀。米格尔临死前把官印、任命书和总督戒指交给好友欧洲第一剑士吉尔多·迭戈,请他代为赴任,并要他发誓不开杀戒。吉尔多知道那里人欲横流,血腥仇杀肆虐,但为了安慰朋友,他答应了朋友的要求。随后带着米格尔的忠实随从、哑巴赴任。

总督去世三个月了新总督还未到任,维尔他上校要求把军队的指挥权和行政权全部交给他。就在这时,“新总督”到任了。吉尔多发现维尔他极其强势、阴险,掌控着军政大权,连总督也不放在眼里。总督刚到任,就被人在饭菜中下毒。吉尔多装作毫无主见,又胆小如鼠,实则一直在暗暗观察、了解情况,他怀疑前总督很可能是遭人暗害,因为在南美洲并无致总督死去的那种病。

在总督的爱犬“刺客”的示意下,吉尔多发现卧室里有一条秘密通道。吉尔多带着哑巴化装来到集市了解风情民意。正在批评官府腐败和军队残暴血腥的修道士弗朗西斯,遭到抓捕,但贫苦百姓把修道士藏了起来。吉尔多发现黑人小孩契科在栅栏上划了一个“Z”,便问契科是什么意思?契科告诉他,“Z”是侠客佐罗的标识,佐罗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会为一切受压迫的小动物伸张正义。这一发现启发了吉尔多,他决定乔扮佐罗,匡扶正义,惩治坏人。

修道士被抓,遭到诬告、判决和毒打。就在此时,一位戴着黑眼罩的黑衣大侠出现在教堂上,高声宣布今后再也不打无辜的人了,并要让人们看看公正的判决。说罢跳上黑马,挥舞长鞭击倒开枪的士兵和行刑手,并严厉惩治了昧良心的法官、狠毒的执法官和作假的证人。最后,他用鞭子在一个士兵后背抽出一个“Z”。百姓们看见佐罗的标识欢欣鼓舞,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

中士噶西亚和一群士兵在市场上敲诈、抢夺商人财物,遭到贵族小姐、新总督的表妹奥登西娅的谴责。噶西亚恼羞成怒,打了奥登西娅,引起众怒。就在噶西亚下令动武时,佐罗来了。佐罗将噶西亚打得狼狈不堪,丑态百出。契科和小伙伴们则把士兵的枪扔进了水井。士兵们围攻佐罗,佐罗以一当十,打得士兵们丢盔弃甲,抱头鼠窜。维尔他闻讯,带领人马增援,奥登西娅领着佐罗跑进自己家。维尔他尾随追来,趁士兵们搜查时,逼迫奥登西娅嫁给他被强行并非礼。佐罗突然出现在维尔他身后,用剑逼住他让他向小姐道歉。维尔他称自己是军人拒不道歉,直到佐罗在他的前胸划出佐罗的标识,才跪下来向小姐道歉,并保证再不冒犯她。维尔他被释放后,气急败坏地叫嚣一定要抓到佐罗。

前总督的遗孀带着满满一车宝物去远方出家,路上遭遇维尔他部下的化装抢劫,在吉尔多和哑巴的暗处帮助下,前总督的遗孀安然无恙。她被护送她的上尉的勇敢感动,激动地搂住他狂吻,并宣布嫁给他。在总督遗孀和上尉的婚礼上,新总督忽然收到佐罗的警告信,办公室里也出现了佐罗的标识,引起巨大恐慌。维尔他令士兵严密搜查,并下令将大批青壮百姓抓进矿山做工,以此切断百姓与佐罗的联系。为除掉心腹大患,维尔他决定用奥登西娅做诱饵诱捕佐罗。

奥登西娅被关进地下酒窖后,惊奇地发现佐罗竟然在酒窖里。吉尔多利用军队在街上设伏的时机,化装佐罗提前进入酒窖等待奥登西娅。佐罗救出奥登西娅,自己也藏在酒桶里躲过搜捕。维尔他诱捕失败后,对总督产生了怀疑,因为只有他和总督知道诱捕计划。维尔他的怀疑被正藏在酒桶中的吉尔多听到,他立即火速返回总督府。维尔他强行闯进总督卧室,见总督正慵懒地躺在床上。

总督要去钓鱼,维尔他精心策划设伏守株待兔。总督让噶西亚和自己分开钓鱼。一会儿,佐罗忽然出现,维尔他令噶西亚去抓佐罗,噶西亚问他走了总督怎么办?维尔他嘲笑道:你要以为总督还在这儿,真是蠢透了!话音刚落,总督兴高采烈地从河边站起来炫耀着刚钓上来的鱼。维尔他来不及解释,立即指挥士兵们追赶佐罗。正给孩子们上课的修道士让孩子们快去帮助佐罗。一会儿,山岗上、田野里出现了好几个黑衣人,把维尔他和士兵们累得筋疲力尽却一无所获。

总督累了,要去车上睡觉。一会儿,佐罗在车里警告噶西亚,他已经绑架了总督,如果噶西亚不听从命令,就杀死总督。噶西亚担心总督安全,只好按照佐罗的命令行动,下令释放了矿山的全体矿工,又释放了刚抓来的修道士和奥登西娅。维尔他已率领军队追来,佐罗令噶西亚下车,他赶着车“劫持”总督狂奔而去。奥登西娅坚持要跟佐罗同去,并向他表达了自己的爱意。佐罗让她留下来,并把她推下车。佐罗驾着总督的马车跑到山顶,摔下山崖掉进河里。维尔他看着飘在河面的马车,为强盗佐罗和总督双双亡命兴奋不已。

维尔他强娶奥登西娅为妻,在教堂举行婚礼。修道士和众人抗议维尔他强抢民女,被维尔他抓了起来。忽然钟声响起,佐罗出现在教堂。佐罗的复活让百姓们欣喜若狂,却令维尔他大吃一惊。维尔他打死了修道士,又与佐罗决斗。修道士的死,让吉尔多彻底放弃了对朋友许下的不开杀戒的诺言。搏斗中,佐罗遭到暗算摔下教堂,但大难不死,重新爬上教堂与维尔他再战。维尔他左胸被刺中一剑,他发誓就是死了,也要看看佐罗的真面目!佐罗解下眼罩,维尔他见佐罗果然是“总督”,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吉尔多又刺中维尔他,维尔他身中两剑,再也无力反抗。吉尔多抓住恶贯满盈的维尔他,将他从教堂顶上扔了下去。

佐罗杀死维尔他,为新阿拉贡除了大害,百姓们欢喜不尽,纷纷盼着一睹佐罗的真面目。但佐罗没有再出现在乡亲们面前,他告别了奥登西娅和乡亲们,告别了新阿拉贡,又策马奔向远方。奥登西娅告诉乡亲们:如果有一天,我们这里得到安宁,有了和平,佐罗还会回来的!

新总督还未到任,就遭刺杀,他把任命书等文书、标识交给好友吉尔多,请他完成自己的遗愿。

维尔他上校正要把军队指挥权和行政权都交给他时,新总督(阿兰·德龙饰)突然到任了。

维尔他上校(斯坦利·贝克饰)对总督毫不放在眼里,说话语气强硬,咄咄逼人。

假总督吉尔多(阿兰·德龙饰)乔装来到集市了解风情民意。

吉尔多目睹了官府的腐败和军队的残暴,也了解了贫苦民众水深火热的生活。

吉尔多乔扮义侠佐罗,除暴安良,匡扶正义。

吉尔多在士兵后背留下了佐罗的标识“Z”。

佐罗的出现,让百姓们欢欣鼓舞。

总督“害怕”佐罗,请维尔他保护他的安全。

佐罗教训巧取豪夺商人财物的士兵。

维尔他面对佐罗在他胸前划出的佐罗标识,只好跪下来向被非礼的妇女道歉。

被佐罗解救的奥菲利娅(奥塔维亚·皮科洛饰)对“强盗”佐罗产生了深深的好感。

维尔他把大批百姓抓到矿山做工,以此切断他们和佐罗的联系。

总督担心军队太残暴会引起民怨暴乱,但维尔他不以为热,甚至嘲笑总督过于软弱。

总督忽然收到佐罗的警告信。

总督的办公室里也发现了佐罗的标识。

维尔他下令将奥登西娅抓起来,以她为诱饵诱捕佐罗。

佐罗潜伏在酒窖里,救出了奥登西娅。

佐罗藏在酒桶里,成功地躲过士兵搜捕并顺利脱险。

维尔他怀疑佐罗是总督装扮的,遂强行闯入总督卧室,却发现总督还赖在床上未起。

总督去钓鱼,他让噶西亚和自己分开钓,不要挤在一起。

维尔他刚对噶西亚说出自己对总督的怀疑,总督忽然兴高采烈地举着鱼竿,炫耀着刚钓上来的鱼。

假扮佐罗的哑巴来找修道士。修道士听了半天, 总算明白哑巴要他让孩子们帮助佐罗。

维尔他带着士兵们追捕佐罗。累得精疲力尽,却一无所获。

奥登西娅深为佐罗的安全担心。

噶西亚命令矿山的卫兵们,佐罗劫持了总督,总督命悬一线,赶快按照佐罗的命令,放了矿工们。

奥登西娅要跟佐罗一起去,佐罗不同意,让她快下车。

佐罗驾着总督的马车狂奔,维尔他和士兵们在后紧追不舍。

维尔他看着坠落山崖下河中的马车,为佐罗和总督一同亡命兴奋不已。

维尔他见佐罗已死,更加色胆包天,逼迫奥登西娅嫁给他,不然就让她全家灭门。

维尔他和奥登西娅举行婚礼,遭到修道士的谴责抗议,“死去”的佐罗也突然现身。

维尔他打死了修道士。

修道士的被杀,让“佐罗”吉尔多决定不再信守不开杀戒的诺言,要杀死恶贯满盈的维尔他。

佐罗和维尔他从地上一直打到教堂顶部。

佐罗遭到维尔他暗算,摔下教堂。

佐罗大难不死,冲上教堂,继续与维尔他搏斗。维尔他身中一剑,但仍困兽犹斗。

佐罗亮出自己的真面目后,将维尔他从教堂上扔了下来。

佐罗告别了乡亲们,奔向远方。待新阿拉贡安宁、和平之日,他还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