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被认为是西汉王朝的延续,汉光武帝刘秀是著名的有为帝王,但在汉和帝刘肇之后,东汉王朝开始走起了下坡路,地处西北的羌人连年发动叛乱,边境百姓流离失所。

东汉元初二年(公元115年),全副武装的羌人进犯三辅地区,威胁到了旧都长安。

消息传到京师洛阳,满朝文武都震惊不已。

汉安帝刘祜心急如焚,立即下诏命定远侯、屯骑校尉班雄率领五营兵驻守长安,并就此任命他为京兆尹,负责保卫长安。

这班雄可不是一般人,他是定远侯、西域都护班超的长子,受到父亲长期戎马的影响,班雄也是一员猛将。

东汉永元十四年(公元102年),班超去世后,班雄继承了他定远侯的爵位,并在取得多次战功之后,获任屯骑校尉。

这次临危受命,担任京兆尹,也是汉安帝对班雄的特殊信任。

随后,汉安帝又派遣之前的西域都护任尚为中郎将,率领羽林军、缇骑等三千五百多人,和班雄一起驻守三辅。

中郎将任尚有丰富的作战经验,经过大半年的观察,他决定主动出击,东汉元初三年(公元116年)六月,任尚派兵在丁奚城打败先零部落。

同年十二月,任尚又派代理司马率领精兵,进攻在北地的零昌部落,斩杀七百多人,获得牛、马、羊等牲畜两万多头,烧毁了他们的大帐篷、村落。

东汉元初四年(公元117年)正月,任尚成功实施斩首行动,派遣羌族当阗部落的榆鬼等五人,刺杀了叛军首领杜季贡。

同年九月,任尚再次故技重施,又收买了羌族效功部落的号封,刺杀了羌族反叛首领零昌。

同年十二月,任尚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进攻行动,他率领各郡的部队,与骑都尉马贤一同进兵北地,攻打先零部落首领狼莫,双方相持六十多天,在富平县黄河之畔交战,最终大败狼莫,斩杀敌人五千人,使得被羌人掳掠去的一千多人得以归还,获得十多万头牛、马、驴、羊、骆驼等牲畜,西河郡的羌人虔人部落一千人被逼无奈,只能前往度辽将军邓遵处投降,陇右地区平定。

东汉元初五年(公元118年),度辽将军邓遵也开始打入敌人内部,收买了上郡羌族全无部落的雕何,成功刺杀反叛首领狼莫。

到此,为祸东汉十多年的羌人之乱终于平定,羌族各部落受到沉重打击,逐步瓦解。

战争结束后,因邓遵是临朝称制的邓太后的堂弟,朝廷将邓遵封为武阳侯,食邑三千户。

任尚则很悲催,由于之前处处跟邓遵争功劳,而且虚报战功、接受贿赂,还多次横行不法,被朝廷命人用囚车征召到京师洛阳,在闹市斩首,暴尸街头,所有财产都被没收。

定远侯、京兆尹班雄在平羌战争期间,一直配合任尚、邓遵等人的战事,但他从不计较自己的得失,从而平平安安地度过了这场危机,得以善终。

悦史君点评:古代战争很残酷,围绕战争展开的事情也很多,最后得利的,往往是邓遵这类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