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

晚清时期生于天津的文人王襄,是发现甲骨文的第一人。正是通过他的发现,甲骨流传世间,为中国古代史提供了可靠资料。77岁时,王襄被聘天津文史馆馆长,80岁时加入中国共产党,晚清举人成为共产主义者。他将所藏四千余片甲骨悉数献与国家,藏于天津市历史博物馆,体现了收藏大家的风范。

王襄(1876—1965),字纶阁,号符斋,生于天津城厢内二道街“张洚水胡同”一户书香之家,清代科举考场贡院位于此胡同中,因此后来改名为“贡院胡同”。王襄7岁读私塾,文采出众。1897年,山东潍县古玩商范寿轩来天津,说河南汤阴(实际是安阳)小屯村农民在地里刨花生,发现龙骨,上有字迹。天津一些学者希望他找来看看。

王襄

两年后,范寿轩带来龙骨,住在西关街马家客店。孟广慧、马景含、王襄、王雪民四位文人去马家店,看到那些大小不一,沙尘满体的龙骨。经过议定价格,龙骨上字大的,一字一金,字小的,论块卖。这四位文人没有多少钱,只选购了一部分。剩下的,范寿轩拿到北京,卖给了“国子监祭酒”王懿荣。

民国初年,天津报纸《华北新闻》副刊登载短文,说王懿荣生病,到宣武门外达仁堂买中药,在药材龙骨上发现刻文,由此发现甲骨,并开始收集。这段文字后来被一些学者作为史料引用,实际上是“小说家言”。王懿荣的龙骨是花了“三千金”,从范寿轩手里买到的。

王襄把每一片甲骨都用新棉花包好,分门别类存放在纸盒中。他开始整理所藏甲骨,编成《贞卜文临本》,收录甲骨共达664片,随后陆续撰写了有关甲骨研究的《簠室殷契类纂》《殷契征文》《殷史待征录》《秦前文字韵林》等著作。《簠室殷契类纂》一书,是早期的甲骨文字典。

甲骨文

1900年八国联军进攻天津,王襄老母重病,妻子身怀六甲。王襄把一箱甲骨藏到床底下,带着母亲、妻子逃到城外,老母却因贫病交加不幸去世。这时八国联军开炮攻城,王襄家的房屋被炸毁。战火平息后,王襄赶回家,万幸的是,在废墟中刨出了那一箱甲骨。

1906年,王襄考入农工商部高等实业学堂(北京大学工学院前身),选修矿科,四年后毕业奖给举人,派赴河南开封候补知县,经历了候补况味,他不想再当官,宁愿甘居清贫,回到天津。

王襄先后七次收购甲骨四千余片,那些年他四处漂泊,一直随身带着甲骨。1934年夏天,他从湖北沔阳乘火车返天津,途经河南开封短暂停留,将行李及装有甲骨的木箱交铁路部门托运。当他返津提取行李时,却发现装着甲骨的木箱不见了。差不多两个月后,突然有人把箱子送到家里,甲骨毫发无损。

天津博物馆展示的王襄

原来,在火车上木箱被窃贼盗走,打开一看箱内只是些破纸、烂棉花包着的骨片,认为不值钱,就把箱子扔在车厢里。这箱子随车到了张家口车站,因为箱子上有王襄的姓名和地址,就有好心人给送了回来。甲骨一片未损,可谓幸甚,后来王襄常把这件事讲给人听,听者都不敢置信。

七七事变后,王襄赋闲,天津大罗天市场的几名古玩商来到他家,想出高价购买甲骨,他谎称甲骨已由家人运往后方。抗战胜利后,北京来熏阁、藻玉堂等文博店老板,介绍了几拨人来天津找王襄,许以重金购买甲骨,也被婉拒。又有学者从美国来信求购甲骨,王襄仍不为所动,因为一旦甲骨流失异邦,中国人想研究就难了。

殷墟甲骨

1952年王襄老人77岁,被聘为天津文史馆馆长。王襄自撰寿联:“老见异书学一进,今逢上寿计八旬。”后附题记:“近年读马列著作,遇矛盾之理,皆能立解,且合实际,知共产之学造福社会。得此异书,胜读礼运诸篇。”

80岁时,王襄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晚清举人变成了共产主义者。他常写诗文给朋友,其中有一首:“……唯物之论悦群众,马恩学派已大昌,从来说理重正确,事有实际非荒唐……”他将个人保存的三千年以前的殷朝龟甲、兽骨全数献与国家,藏于天津市历史博物馆。

王襄

王襄一生俭朴,每天早点吃烤馒头片,抹上大油,加一碗豆浆。天热时穿一身白色洋布单衣,天凉时一身黑色棉衣。他用过一块青石砚,每次书写先磨墨,几次搬家,石砚一直带在身边,在他88岁高龄时,一天午后磨墨写字,越磨墨汁越少,才发现墨汁流满桌子,原来石砚已经磨穿,足见王襄笔耕之勤。

甲骨之外,王襄对金石、书画、鼎钟、玺货、陶瓷、砖瓦、古玉、碑帖都有研究,并有专著。他又能写诗文,工书法,以篆、楷名世。“古刹大悲禅院”六个字门额就是出自他手。

1957年9月,王襄从老厢城东门内大刘家胡同14号迁至和平区睦南道睦南里,90岁时病故,郭沫若题写墓碑“殷墟文字研究专家王襄同志之墓”。不久,后人遵照王襄的遗嘱,将他珍藏的所有文物、手稿、专著、图书、碑拓、印章、字画,全部捐献给了国家。(文:何玉新)

甲骨文